互联网给我们带来多少方便!搞笑的小品剧本《网事》

相关视频推荐:

场景:晚会排练现场,一桌两椅,侧置“网络春晚”倒计时牌。

道具:剧本稿子;大提包内装多层纸包着的切糕、小学生作业本、高粱米粮食袋及杂物。

人物:袁芳----晚会演员,简称:袁;

杨才----农民、袁芳的表哥,简称:杨;

小刘----剧务,娘娘腔,简称:刘。

(袁芳上场)

袁:网络春晚真喜人儿,各路高手聚一群儿。我是《网事·2012》环节的主持人儿,趁着这会儿没有事儿,抓紧时间背背词儿。

(坐下,拿稿子)

袁:盘点网络热点,梳理网络事件。观众朋友们好,我是袁......

(手机铃响,接电话)

袁:喂!

杨:芳芳!小品

(杨才提个大包,边接电话便往台上走)

袁:谁啊?

杨:我是你才哥啊!

袁:表哥呀!我给你说,现在我正忙呢。

杨:有多忙?比杜甫还忙啊?

袁:我马上就要演出了,回头给您回过去。

杨:别别别,别回头哇!就现在,往前走,可以回头,往右瞅!

(袁芳看见杨才)

袁:(惊讶)啊----

杨:(迷茫地看着袁芳)

(小刘跑上)

刘:袁姐,“肿”么了?

袁:没“肿”么啊。

刘:没“肿” 么你“啊”一嗓子是“肿”么的啊?

袁:哦,老家我表哥突然来了,没想到呗,有点儿意外哈。所以就----

刘:所以就“啊”了一声儿,太萌了。

袁:没事了。

刘:只要姐安好,那便晴天。

杨:你姐我妹安好,你跪安吧。

刘:(突然发现杨才)啊!

杨:(迷茫地看着小刘)你们这儿人都一个毛病啊,一惊一乍的!

袁: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表哥。

杨:鄙人不才,姓杨。

刘:杨表哥啊!久闻大名,你那一笑百媚生,块块名表价连城。我说,表哥一共多少块名表啊?

杨:带手机算上也就俩仨吧。

刘:嘴还硬着呢哈。你不会叫杨达才吧?呵呵呵……

杨:杨达才是我大哥。我叫杨才,有个电影《杨德才征婚》,杨德才是我二哥,我跟我俩哥差远了。

刘:杨德才、杨才,不就缺个“德”,不是么?呵呵呵......

杨:胡咧咧。

袁:小刘,别开玩笑了。接着介绍。表哥,这位是我们剧组的剧务小刘。

杨:哦,刘小姐。

刘:讨厌。人家是男士嘛,刘先生。

杨:就是喜欢目睹整个事件的刘先生。

刘:可以这么讲,人家就是好看个热闹。

杨:剧组这地儿挺适合你,可有好看的。

刘:是啊。男演员长相是资本,帅气是王道;女演员丽质是必须,亲戚很重要。

杨:当演员跟亲戚啥关系?

刘:那当然。现在流行表叔、干爹什么的,摊上一个不想火都难!

杨:那我这表哥还差整着一辈呢,爬到房顶也够不着。

刘:那要看什么房了?比如你有21套房产,人家就会叫你“房叔”,那辈儿“噌”就窜上去了。

杨:要有那么多房,我就学学我们村主任,娶4个老婆、生11个孩子。

袁:你们俩别瞎扯了。小刘,你该忙忙去吧,我给表哥说会儿话。

刘:袁姐,你烦我了,有“木”有?

袁:没没没,一点都“木”有。

刘:姐没烦我那便是极好的。我先忙去了,拜拜。

(小刘下,不是回头张望)

袁:表哥,坐。

杨:嗯嗯。这小刘,要去年参加“快男”比赛,准得奖!

袁:今年想参加“中-国好声音” 了,人家分男生组和女生组,他不知道报哪个组合适。

杨:我看他到泰国能找到他的组。

袁:他是想去出国,可就是户籍在老家重庆,他回去托老家公安局的老王,据说还是个老大老二的去办签证,结果那人栽大方了,没办成!

杨:为个比赛他还真想出国啊?

袁:那有啥啊?一旦成了名、有了钱,满世界任你跑,抽半天空飞到伦敦喂喂鸽子、扔点儿狗粮、给鱼缸换换水都是常事儿。

杨:人比人气死人啊。我舅母----你妈想给你送点东西都不容易,知道我来这儿旅游还央求我给你捎来,这都两三天了,也不知道坏了没有。

袁:什么东西啊?

(杨才小心地从大包里掏出来一个布包,一层层的打开)

杨:当然是好东西了。你看----

袁:嗐!就一块切糕啊!

杨:诶,你可别小看这块切糕,值钱着呢。我舅母买这一包才十几块钱,到岳阳村去卖就合一二十万啦,跟卖切糕的打一架就赔了个倾家荡产的!

袁:网上有这事儿,我没留意就是是老家的事儿。

杨:可不是哩。你尝尝----

袁:(吃一点儿切糕)嗯----

杨:味道怎么样?

袁:感觉很贵重!

杨:据说《舌尖上的中-国》准备以切糕为题做一期新疆特辑呢。

袁:那以后吃货们一不小心就能吃进去一套房去。

杨:(从包里拿出一个小学生作业本)芳芳,再看这个。

袁:这是啥呀?

杨:名人签字。

袁:谁啊?

杨:这个人啊,普普通通民工一个,上过央视《新闻联播》,回答记者出乎意料,幸福神人现在贼火!他是谁?你猜猜猜----

袁:我知道了,就是咱山西太原姓曾的那个老表呗。

杨:你看看他写的啥。

袁:(读)“你幸福吗?我姓曾,很幸福哦。呼呼。曾幸福。”

杨:放好吧,不是亲戚轻易他都题字、不签名。曾老表现在可是大名人喽!

袁:(把本子扔桌上)不稀罕。什么大名人啊?他能名过人家莫言去。

杨:你崇拜莫言?

袁:不光我,大家都敬慕。要是有莫言的签字什么的我一定珍藏着。

杨:(掏出来一个小粮袋)芳芳,你看这是啥?

袁:高粱米。

杨:这可不是一般的高粱米。

袁:脱了皮的。

杨:呵呵。这是央亲戚托朋友,从山东高密东北乡莫言老家偷----

袁:偷?!小品剧本

杨:偷偷淘换回来的。

袁:哦。

杨:(神秘地)据说莫言就是吃着这种高粱米写出来的《红高粱》。

(小刘悄悄钻到两人中间,袁芳、杨才猛然看见小刘不由一惊)

袁、杨:啊------!

刘:你们“肿”么了?

杨:“木”肿么,吓着了。你看你怎么跟鬼似的,走道儿没声。

刘:我不是想听听你们说“甚”么吗?看看表哥给你带“甚”么好东东吗?

袁:这不都在这儿吗。切糕。

杨:你吃。

袁:签字。

杨:你看。

袁:高粱米。

杨:你叨。

刘:叨?我是宠物鸟啊?

杨:宠物鸟哪有你可爱呀。

刘:那倒是。表哥大老远跑到这里就送这几样东东啊?

杨:哪能只送东西呢!这都是见面礼。我还有一件大事,要请芳芳给参谋参谋哩。

袁:啥大事?

杨:这个、那个、她,什么......我还不好意思说。

刘:不是求婚吧?No,No,你们是近亲哦。

杨:你想哪去了!是这么回事。我都四张的人啦,在感情方面很受伤。唉,伤不起啦。最近又有人给我介绍了几个MM,想请俺这遨游网络、见多识广的给拿拿主意、把把关。

刘:你就那么相信袁姐?

杨:现在谁都相信芳芳,屁大一点儿事儿都要问问:“袁芳,你怎么看?”袁芳是俺表妹,近水楼台来咨询咨询。

袁:好啊,你说说看。

刘:“偶”好好喜欢听哦。

杨:雪姨吧,就你小姑,老爱操办内衣展的那个。 gt;袁:知道啊,怎么了?

杨:刚过罢春节,雪姨给我介绍一对象,是她在网上认识的。一听她的网就觉得打动了我的初恋情怀。

刘:啥网名?

杨:“卖身葬父”。 卖身葬父的典故我知道啊,这准是一个孝女。百善孝为先啊,娶个这媳妇对俺娘错不了。

刘:古董型的。

杨:我们第一次见面那地方,也是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第一个驿站。

刘:哪儿呀?

杨:医院。

刘:也在妇产科吧?

杨:妇产科干嘛?抢救室。

刘:不是第一站吗?

杨:我们出生都缺氧,直接进抢救室了。

刘:同命相怜啊!

袁:怎么在那见面?

杨:她起不来了。从医生那里获悉,这个姑娘原名叫慕虚荣。

刘:她哥叫木须肉吧?!

袁:小刘,别捣乱。

杨:从医生那里获悉,慕虚荣特别有志向。虽然出身贫困家庭,但带着父母东拼西凑的不足够吃一星期的生活费走进大学校园的时候,她发誓一定要像李局长家的孩子一样,买一部苹果五代手机。

袁:这也太不靠谱了!

杨:更不靠谱的还在后面呢。

袁:还怎么样?

杨:从医生那里获悉,为了得到那部苹果五代,生性胆小怯弱的慕虚荣做出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果断决定:卖肾!

袁、刘:啊?!

杨:嗯,卖肾。从医生那里获悉……

袁、刘:别获悉了,接着说啊。

杨:慕虚荣把卖肾得到的钱一分不剩寄出去,不到三天还真收到了快递。(比划大箱子)这么大一箱子,打开一看----

袁、刘:苹果五代!

杨:五袋苹果!

袁:这也太坑人了!

刘:结果呢?

杨:结果,慕虚荣就回到了人生第一站。

刘:后来呢?

杨:后来,医生把五袋苹果送给我,说是慕虚荣的遗愿。

刘:再后来呢?

杨:再后来,我知道了她的网名不叫“卖身葬父”,而是叫“卖肾付账”。

刘:再再后来呢?

杨:我扛着用一个年轻生命的沉重代价换取的五袋苹果离开了曾经赋予我们生命的人生第一站。

刘:像她这样的不是白富美的女孩想过上梦一样的生活,本来就是一个噩梦。

杨:呀!刚才你说什么女孩?

刘: 白富美?!

杨:袁芳,雪姨给我介绍的第二个对象就叫白富美。

袁:是吗?这么巧?

杨:小名就叫“巧儿”。

袁:这次见面了吗?

杨:见着了。嗬!长得那个白呀,比你们这儿的墙都白。听说那个富呀,比李嘉诚都富。我心里那个美呀,比那个什么都美。

袁:印象不错就好好谈谈呗。

杨:赖好一谈我心里就不美了。

袁:是不是要求太多了?

杨:不多,就一个。

袁:什么条件?

杨:让我挣够了五百万在说谈的事儿。

袁:你,有五百万吗?

杨:赶上圣诞节那五袋苹果才卖了五百块。

袁:悬殊太大了!

杨:我也算过,就我这点儿进项,等我攒够五百万,至少还得五百年。

刘:那就让苍天在接你五百年呗。

杨:就算能借来,白富美也不能等啊!五百年,她不变白蛇精,也变白骨精啦。

袁:表哥,说句你不太爱听的话,你们俩本来就不合适!

杨:不都是一个人嘛?!多大悬殊?咋不合适?

袁:“白富美”应该找个“高富帅”。

杨:“白富美”、“高富帅”带个“富”字就了不起了?我还“不服气”哩!

袁:不服气可不行。谈对象这事吧,要实实在在、量力而行,不能不务实际、急于求成。

杨:我不急,雪姨慌啊。这不,又给我介绍一个。

刘:雪姨认识人真多。

袁:我小雪姑热心肠、闲不住,要不咋老爱操办内衣展呢。

杨:雪姨说,又给我介绍的这个姑娘就是她在名车展销会上办内衣展上认识的。

刘:车展还是内衣展啊。

杨:那不是一样啊!车模穿着简约内衣,往车前一站。(学车模)嗨!展车、展内衣两不误。

袁:给你介绍一车模?

刘:准是一辣妹。

杨:雪姨说,她经常活跃在网络上。

袁:网上活跃的人多了去了,你把名字告诉我,我帮你人肉搜索一下。

刘:嘿嘿,我也会帮你的哦。

杨:雪姨说,她是个名人,你说名字你们都认识。

袁、刘:喔----

杨:她叫湿露露。

袁、刘:哇-----

杨:据说她妈妈的----

袁、刘:啊------

杨:(接着说)名气也不小,小姨子也要跟着出道了。

(袁芳、小刘笑得前仰后合)

杨:据说,她们娘们都特节约,穿衣服都很节俭。真的吗?

刘:真真的,她们就是仗着省衣服成名的。是吧,袁姐?

杨:芳芳,别笑了。湿露露这个人,袁芳,你怎么看?

袁:允许说脏话吗?

杨:最好文明些。

袁:那我无话可说了。

杨:刘先生,你说。你要说行,我把她娶回来,以后给你们节目组当嘉宾。

刘:别别别别别,我们节目组还有32场演出呢,她们一来,2012就真的是世界末日了。

杨:这娘们么祸害啊!那坚决不行!完了完了完了,我太受伤啊,伤的一病不起呀!

刘:表哥,你累了,我感觉你不会再爱了,我也不再敢相信爱情了。

杨:瞧你那点儿出息!一位大师曾经这样说过:(唐山话)绳命,是剁么的回晃;绳命,是入刺的井猜(生命,是多么辉煌;生命,是如此精彩)。爱情只是生命的一种色彩,为一个女人失去信心实在不应该,连芙蓉姐姐都能够励志,请相信到了春天鲜花依旧会为你开!

刘:嗬,还开导上我了。表哥威武!

袁:是啊,表哥说得对。一九四二那段历史不会再来,我们正在经历一个朝气蓬勃的文化繁荣新时代,建成小康社会的蓝图已经绘就,网络的正能量如春潮澎湃!

刘:袁芳姐热情激昂,杨才哥慷慨豪迈,小刘我仿佛化身为少年派。(拉住袁芳、杨才的手)让我们来一个铿锵三人行,热跳一曲《网络春晚Style》。

袁、杨、刘:(造型)走你----

(《江南Style》音乐舞蹈中退场)

(剧终)http://www.juben68.com

大家都在看

猜你喜欢

趣写警民关系的搞笑小品剧本《号码警察》
时间:当代。 地点:某市一街口。 人物:小刘——女,警察,20岁。 老曾——男,某市新任市委书记,50岁。
2019-12-04 23:21阅读0
情景剧小品!感人的小品剧本《爱有多重》
人物:文政奶奶爸爸妈妈姐姐村长老师邮递员李叔叔特立服务队 [b]第一幕:父母离异,家境破落——人生的悲剧[/b]
2019-12-05 03:42阅读0
趣说互联网的搞笑小品剧本《网事》
场景:晚会排练现场,一桌两椅,侧置“网络春晚”倒计时牌。 道具:剧本稿子;大提包内装多层纸包着的切糕、小学生作业本、高粱米粮食袋及杂物。
2019-12-05 16:42阅读0
趣写通讯的无厘头搞笑小品剧本《因为有你》
旁白:下面,您将看到由非著名导演,非著名编剧,以及非著名演员合力完成的现在暂时非著名,以后也可能非著名的不一定精彩、但一定坑爹的话剧。所以,请将您的手机关机,或调至静音,或直接丢出窗外,谢谢合作~
2019-12-05 17:21阅读0
献给国庆节的搞笑三人小品剧本《误会》
甲:唉!几点了,火车又晚点……(看表张望,着急心态,火车响了)唱“对面的火车开过来……”
2019-12-05 17:35阅读0
网购已经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搞笑的小品剧本《网购风波》
(话筒放音)甲:喂,姐妹们,我逛一会儿街就回去,你们千万别让领导发现我不在,我买了很多东西,一会儿回到去给你们个惊喜。
2019-12-05 17:42阅读0
关于旅游的爆笑小品剧本《谁抱了我的老婆》
演员人数 5人 人物:(游客)丈夫:孙某 妻子:李某 (恶搞反串) (船工)班长:陈某 组员:张某 马某
2019-12-05 17:49阅读0
关于民政局的搞笑小品剧本《离婚》
道具:椅子 桌子 民政局屋门 民政局牌匾 收音机 场地:民政局门口 民政屋内
2019-12-05 17:56阅读0
超级搞笑的二人转小品剧本《炊事班小拜年》
演员3个人:大厨;女炊事员,女演员;女炊事员,掌托儿。 该二人转剧本有以下几部分组成:大厨个人脱口秀;二人搭档进行经典大戏的角色表演;类似双簧的假唱环节,放的歌是经典霸道,只需演员做表情和肢体动作即可。
2019-12-05 18:00阅读0
趣说“幸福”的搞笑小品剧本《幸福在哪里》
作者:亦佳 人物:老公、老婆、小山、销售 场景:百福美产品展销现场 销售布置展台。
2019-12-05 18:07阅读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