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花淀语文课教案_荷花淀中学语文课本剧剧本

相关视频推荐:

第一幕 送别

编导:侯婷

演员:侯婷 宋扬 岳丽花 赵紫雄 ……

人物:妇女甲、乙、丙,水生嫂,水生,小华,水生爹,全村男女老少

时间:月亮升起来

地点:场院里

【幕启。画外音】月亮升起来了,院子里凉爽得很,干净得很,白天破好的苇眉子,湿润润的,正好编席,女人们坐在小院当中,手指上缠绕着柔滑修长的苇眉子,苇眉子又薄又细,在她们怀里跳跃着。要问白洋淀有多少苇地,不知道;每年出多少苇子,也不知道,只晓得每年芦花飘飞苇叶黄的时候,全院的芦苇收割,垛起垛来,在白洋淀周围的广场上,就成了一条苇子的长城。女人们在场里院里编着席,编成了多少席?六月里,淀水涨满,有无数的船只运输银白雪亮的席子出口,不久,各地的城市村庄就全有了花纹又密又精致的席子用了。

(女人们相互欣赏着对方的手艺,唧唧喳喳说个不停,妇女丙不停地朝门口走去,一遍又一遍地望着通往前村的路。)

妇女丙:(小声嘟囔)真急人!

妇女甲:(望着圆月)今晚的月色真美啊!

妇女乙:是啊,真美!可我总觉得缺了点儿什么,心里空荡荡的。

妇女丙:嫂子,你说他们啥时候回来?

妇女甲:是啊,他们什么时候回来?

妇女乙:去了都快一天了。

水生嫂:妹妹们,放心吧,他们很快就会回来的。天已经很晚了,你们都回去吧,在家弄上点饭菜,慢慢等着他们吧!

妇女甲:他们也真是的。

妇女乙:捎个信也是强的吧!

妇女丙:可他们……唉!

妇女甲:唉……

妇女乙:唉……

妇女甲、乙、丙:唉……

水生嫂:回去吧,妹妹们,要体谅他们的难处,多替他们着想。

妇女甲、乙、丙:嗯,知道了,我们走了,嫂子!

(妇女甲、乙、丙带着各自的东西下。)

(画外音)女人继续编着苇席。不久,在她的身子下面就编成了一大片。她像坐在一片洁白的雪地上,也像坐在一片洁白的云彩上,有时她望望淀里,淀里也是一片银白世界,水面笼起层层薄薄的雾。风吹过来,带着新鲜的荷叶荷花香。

但是大门还没有关,丈夫还没有回来,她焦急地望着一直通向前村的大路。

很晚丈夫才回来,这年轻人不过二十五、六岁,头戴一顶大草帽,身穿一件洁白的小褂,黑单裤卷过了膝盖,光着脚,他叫水生,是小苇庄的游击队长,党的负责人。今天领着游击组到区上开会回来。

水生嫂:(埋怨着站起来)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晚?饭菜都凉了,我去给你热热。

水生:(拉住她)我吃过了,你不要去了,坐着吧。(随即点燃一支烟)

水生嫂:(望着丈夫红涨的脸)他们几个呢?

水生:还在区上。你怎么还在编席子?

水生嫂:你不在家,我心里老觉得不安,想睡又睡不着,所以只有编席子等你回来啰!

水生:别这样,我又不是小孩子,不用太为我担心,以后早点睡。对了,爹呢?

水生嫂:睡了。

水生:儿子呢?

水生嫂:小华和他爷爷去收了半天虾篓,早就睡了,他们几个为什么还不回来?

水生:(苦笑了一下)他们……

水生嫂:怎么了,你?

水生:(小声说)明天我就到大部队上去了。

女人手指震动了一下,想是叫苇眉子划破了手。她把一个手指放在嘴里吮。

水生:今天县委召集我们开会,说假若敌人再在同口安上据点,那和端村就成了一条线,淀里的斗争形势可就变了。会上决定成立一个地区队,我第一个报了名。

水生嫂:(低着头)你总是很积极的。

水生:我是村里的游击组长,是干部,自然要站在头里。他们几个也报了名,他们不敢回来,怕家里人拖尾巴,公推我为代表,回来和家里人说说,他们全觉得你还开明些。(不停地咳嗽)

水生嫂:(走到水生身边,轻轻从水生手里拿掉了烟头)以后不要再抽了,这样很容易伤身体的。(转身倒了一杯水,递给他)你走,我不拦你,可家里怎么办?(稍大声)

水生:嘘——(指了指父亲的小屋)家里,自然有别人照顾。可是咱的庄子小,这一次参军的就有七个,庄上青年人少了,也不能全靠别人,家里人的事你就多做些,爹老了,小华还不顶事。

水生嫂:(鼻子有些酸)你明白家里的难处就好了!

水生:(走到她身后,双手搭在她肩上)千斤的担子你先担着吧,等打走了鬼子,我一定会让你过上好日子。你歇着吧,我到别处去说说,免得她们着急。

水生走了,水生嫂泪眼蒙蒙。

(水生来到妇女甲家里,向她说情况)

妇女甲:他个没良心的,害我等大半夜,看我怎么收拾他。水生哥,你先替我揍他一拳。

(又来到妇女乙家里)

妇女乙:他居然这样对我,真是好心得不到好报。我恨死他了,水生哥,帮我扇他一耳光。

(又来到妇女丙家里)

妇女丙:平儿看他胆儿小的,可这回,水生哥,如果他真的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叫我怎么活呀!他这个没心没肺的东西!

(水生一家一家的走着,等劝慰了妇女们,已经是大半夜。)

鸡叫的时候,水生回来了,女人由于疲劳加伤心过度不知不觉在席上睡着了,水生看着女人的模样,既心疼又心痛,于是脱下身上的外套,披在女人身上。这时候,女人醒了。

水生嫂:你回来了!(半醒半睡)

水生:嗯!

水生嫂:(取下身上的衣服)你快穿上吧,小心着凉。

水生:你披上吧,外面天冷,我没事!

水生嫂:(硬披)不要再争了,你快披上吧!(两眼红红的)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水生:没什么了,我走了,你要不断进步,识字……

水生嫂:嗯!

水生:什么也不要落在别人后面!

水生嫂:嗯,还有什么?

水生:不要叫敌人汉奸捉住了,捉住了要和他们拼命!

水生嫂:(流泪)嗯,我一定会全都照你说的去做!

第二天,女人给他打点好一个小小的包裹,里面包了一身新单衣,一条新毛巾,一双新鞋子。那几家也是这些东西,交水生带去。一家人送他出门,全村男女老少都来了。

水生爹:(一手拄拐杖,一手拉着小华)水生,你干是光荣的事情(咳嗽),我不拦你,你放心走吧,大人孩子我给你照顾着,你什么也不要惦记!

水生:爹,家里的一切都拜托你了!(鞠躬)

小华:爹,爹,我也要跟你去打仗,去日本鬼子!(拉着水生的衣角)

水生:(抚摸着小华的头)儿子乖,你还小,不能跟爹去打仗,等你长大了,爹给你买最好最好的枪,杀好多好多的敌人。你在家里要听妈妈的话,听爷爷的话,知道吗?

小华:嗯,爹,我知道了。

水生拍了拍小华的脑袋,转身又对大家笑笑,走了。(刚走几步)

水生嫂:(跑上前去拉着水生的手臂)水生,你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的身体,千万别抛下我们,我们都在家里等你回来!

水生:(松开女人的手)放心吧,我会的。

水生头也不回地走了,全村男女老少都回家了。

只有女人呆呆的,像根木头似的伫立在原地,她的心久久不能平静。

第二幕 探夫

编导:马鸽

演员:王丽萍、蒲涵卓、马鸽、周小梅等

人物:水生嫂,两个妇女,苦林嫂,二姑

时间:晚上

第一场:商量

水生嫂独自坐在小院里郁闷着。两个妇女从外面进来。

妇女甲:咦,你看,她坐在那儿呢。

妇女乙:哎哟,咋得了水生嫂,让人给煮了?

水生嫂:感冒了,正发烧呢!

妇女乙:感冒?那不赶紧躺着,还坐在这儿?照我看,八成是在想水生大哥了吧?

水生嫂:什么呀?快过来坐吧。

妇女甲:我看也是!

水生嫂:二位有什么事儿吗?

妇女甲:不就是上你这儿来打听点儿消息嘛!

妇女乙:咦,听说他们还在这儿没走?

妇女甲:那我们就去看看吧,我不拖尾巴,可是忘下了一件衣裳,想给他送过去!

妇女乙:我也有几句要紧的话儿,得和他说说。

另一个妇女在此时走了进来,她有些矮,也有些胖。村里人叫她苦林嫂。

苦林嫂:哎哟,都在呀!

妇女乙:哟,苦林嫂啊,这儿就差你了。

苦林嫂:我这不是来了嘛!

水生嫂:赶紧过来坐吧,苦嫂!

苦林嫂: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我想他,不知道你们也想!

水生嫂:莫非你也想去看看他们?

苦林嫂:我本来不想去,可是俺婆婆非得叫我再去看看。有什么可看的呢?

妇女乙:那就去看看吧?

水生嫂:听他说,鬼子马上要在同口安据点……

苦林嫂:哎呀,哪里碰得那么巧啊?咱快去快回来呗!

妇女甲:那我们就去吧!

水生嫂:好,那就么定下来了,今儿晚上咱就去马庄。

妇女甲、乙、丙:嗯!

水生嫂:到了马庄,我们可不能到街上去找,小心被鬼子发现。

苦林嫂:那就直接到我二姑家去问问吧,她家就在村头。

水生嫂:那好,就这样。

第二场:出发

苦林嫂敲二姑家的门。

二姑:谁呀?

苦林嫂:二姑,是我,苦丫头。

二姑:哎呀,都这么晚了!快进来吧!

几个女人走时二姑的房间。

二姑:看你们连夜连晚的,这个急,有什么要紧事儿吧?

苦林嫂:没什么要紧事。俺婆婆让我来看看他。他们还在这儿吧?

二姑:哎,你们来得真不巧,昨天晚上他们还在呢,可半夜里就走了,谁也不知道开垤哪里去了。

水生嫂:唉,真不巧!

妇女们:唉……

二姑:你们不用惦记他们,他们出息着呢!哦,对了,听说水生一来就当了副排长……

水生嫂:真的?

妇女们:(欢呼)真的?水生嫂,水生大哥真行啊!

水生嫂:既然他们走了,那我们也走吧。

妇女甲:上哪儿去?

水生嫂:回家呗,你还想上哪儿?

二姑:都这么晚了,明儿再走吧!

苦林嫂:不了二姑,趁着现在天黑,安全!

水生嫂:我们走了啊!

二姑:路上小心点!

苦林嫂:知道了!

第三场 谈夫

苦林嫂小声嘀咕着。

苦林嫂:(小声地)真是狠心贼。

水生嫂:苦林嫂,你在嘀咕什么呀?

苦林嫂:你看,说走就走了,真是狠心贼!

妇女乙:是呀,拴马桩儿也不顶事了,脱缰了!

妇女甲:可慌呢,比什么都慌,比过新年,娶新……

苦林嫂:是说娶新娘子吧?

妇女甲:那也没见他们这么慌过。依我看,一到军队里,他一准儿得忘了家里人。

妇女乙:那是真的,我们家里住过一些年轻的队伍,一天到晚仰着脖子,出来唱,进去唱,我们一辈子也没那么乐过。等他们闲下来没有事,我就傻想:该低下头了吧。你猜人家干什么?

妇女们:干什么?

妇女乙:用白色粉子在我家影壁上画上许多圆圈圈,一个一个蹲在院子里,托着枪瞄那个,又唱起来了。

水生嫂:(从水中捞起一个菱角)这菱角真嫩,真白。(顺手丢到水里)不知道会飘到哪儿去。现在你知道他们到了哪里?

苦林嫂:管他呢!也许跑到天边去了。

妇女甲:唉呀,那边过来一条船……

妇女乙:日本鬼子,你看那衣裳……

水生嫂:快摇!快……

(众下)

第三幕 遇敌

导演:邱子健

改编:樊虹玉 杨俊生

主演:杨婷 李亮 邱子健等

小船拼命地往前划,妇女们有些后悔她们的冒失,纷纷埋怨起丈夫来,好像都是丈夫惹的祸。

这时日军船上的汉奸发现了妇女们的小船,他卑躬屈膝地向着日本军官说话。

汉奸:太君,你看,女人!

军官用色色的眼光望着水面上漂浮的小船,随即发出一阵淫笑。然后举起指挥刀狂嚷。

军官:八格牙鲁,女人的好,给我快快地追。追上了,一人一个。

日本兵疯狂地催动大船,一群人站在船头上哇哇乱叫。

大船在水面上飞驶,看看距离小船越来越近。

水生嫂:大家不要慌,快往荷花淀摇,那里水浅,大船过不去。

妇女们:对,往荷花淀跑,到那里躲起来。

小船终于开进了荷花淀。妇女们跳下船,躲到荷叶堆里。

水生嫂:(惊喜地)那不是我们水生么?

水生嫂在荷叶下看见了水生的脸,禁不住叫出声来。

妇女们围过来,果然看见了水生。水生没有理她们,两眼死死地盯着敌人的大船。妇女们散开去,却在荷叶堆里找到了自己的丈夫的脸。丈夫们却不理睬她们,全神贯注地向敌船瞄准。

不久,水面上响起了激烈的枪声。敌人在枪声中大叫“中计”;一群日本兵哇哇乱叫,相继中弹落水。不到一会儿,敌船上便只剩下汉奸和日本军官两人。

水生们一步步逼向他们。汉奸想潜入水中溜走,不料被支队长发现,骂道:“该死的狗汉奸!”一枪结果了他的性命。日本军官无路可退,拔出钢刀剖腹自尽。

战斗结束,他们都高兴极了。丈夫们打捞着沉入水中的面粉、大米,妇女们又回到船上谈笑,对他们的丈夫赞不绝口,仿佛他们就是世上最了不起的英雄。

水生嫂:姐妹们,我们的生活很快就会好起来了,因为有敌人给我们送粮了。

妇女们齐声欢呼。

支队长:她们是谁呀?

水生:(不高兴的)拖后腿的,一群落后分子!

水生嫂:我们给他们送点衣服来。

支队长:(对妇女们笑着)你们也没白来。不是你们把敌人带过来,我们也不能打得这么漂亮,结束得这么快。(又转头对首水生他们)你们说是不是?

支队长带着几个单身战士离开了,水生他们也跟着要走,但都被他们的妻子拉住了。

水生嫂:水生,我怕你着凉,给你带了几件衣服来!(把衣服塞给水生)

水生:我叫你别来,这里很危险的,你就是不听!

水生嫂:可是我很担心你呀!现在好了,大家没事了。

水生:你们还是快回去吧,以后再别这样冒冒失失地出来了。在家好好组织大伙儿生产。

水生嫂:(点着头)我知道了,你放心吧,家里的一切我都会照顾好的。

水生转身要走。

水生嫂:水生,我会想你的。再见!(向水生挥手)

其他的妇女也纷纷与她们的丈夫谈话,告别。

妇女甲:这是我给你带来的衣服,你一定要注意身体,别忘了回家看我们。

甲的丈夫:我会的,你们回去吧,家里的事全靠你了!

……

妇女乙:你们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心情沉重的)

乙的丈夫: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把日本狗杀完的那一天。

妇女乙:你去吧,一定要平实回来!

……

妇女丙:到前线去好好打仗,好好照顾自己,我和儿子等你回来!

丙的丈夫:我会的,你也要好好保重,不要太累了!

……

丈夫们都跟着水生一同追赶支队长他们去了,妇女们也划着小船回家去。

第四幕 归途

导演:马红梅

演员:徐菲 刘春芳 陈瑶 马红梅

【幕启】四个妇女悠悠地划着船,然后由水生嫂勾起了妇女们对刚刚发生过的战事的回忆。

水生嫂:哎,鬼子死了,他们也走了,我们也该乐呵乐呵了。

妇女甲:对了,听二姑说在她们家住过的那些年轻队伍一到晚上就仰着脖子唱……

妇女乙:这样啊,他们没干什么都那么乐,现在我们打赢了鬼子,也该乐一乐了。

妇女丙:那我们也来唱唱歌吧!

妇女甲、乙:好哇!好哇!这主意不错。

水生嫂:唱什么歌呢?

妇女丙:对,唱什么歌呢?

大家都静下来想。

妇女乙:就唱《南泥湾》吧。

妇女丙:这首不错。

水生嫂:那谁来起头?

妇女甲:我来吧。(起唱)“花篮的花儿香……”

大家跟着唱了几句,又纷纷停了下来。

妇女乙:唉,你们怎么不唱了?

水生嫂:我忘了歌词了,干脆换一首吧。

妇女乙:好吧,就换一首。我们刚打了胜仗,就唱《说打就打》,大家看怎么样?

水生嫂和其他两个妇女:行。

大家唱了一会儿又停了下来。

妇女甲、丙:后面的我们不熟悉。

水生嫂:唱这也没什么意思,干脆算了吧!

妇女甲、乙、丙:算了算了。

大家再次静下来划船,各人想着自己的心事,手不停地摆弄着菱角儿。

妇女丙:谁知道他们现在到了哪里了?

妇女乙:管他呢,随他们去吧。

妇女甲:你看他们那个横样子,见了我们爱理不理的,还想他们干什么?

妇女乙:就是嘛,就拿这次打鬼子来说吧,好像我们给他们丢了什么脸似的。

妇女甲:我们就是没有枪,如果有枪,还会往荷花淀里跑吗?

妇女乙:今天我算明白什么是打仗了,打仗有什么难的,不就是那么回事吗?

妇女甲:就是嘛,只要你不着慌,谁还不会趴在那里放枪呢!

妇女乙:船打沉了,我也会凫水把东西捞起来,我保管比他们水式好,再深点我也不怕。

妇女甲:水生嫂,回去我们也成立一支队伍吧,不然的话,以后我们还能出门吗?

水生嫂:对呀,我们也该建支自己的队伍了。

妇女乙:就是嘛,刚当上了小兵就不把我们放在眼里,过上两三年,更把我们看得一文不值了!

大家都同意,妇女丙也应和着。

水生嫂:既然大家都这样想,那我们一回去就成立一支队伍,而且是女队伍。

妇女甲、乙、丙:好的,真是太好了!(一边笑,一边使劲划着船)

【尾声】过了一段时间,村子里果然有了一支女兵队伍。

集合号响,一群妇女喊着:“集合了,集合了!”纷纷跑到场院里,排起了整齐的队伍。水生嫂站在队伍前。

水生嫂:现在我们已学会射击了,今天开始学隐蔽。听清楚了吗?

大家:听清楚了!

水生嫂:出发!

大家唱着《打靶归来》向训练场走去。(众下)

作者邮箱: suyongkui@163.com

大家都在看

猜你喜欢

对口相声有哪些_对口相声《老杨老马》的搞笑剧本台词
老杨 老马啊!我们有很长时间没见了吧!最近忙什么呢?老马 也没忙什么,回老家去了一趟。老杨 老家有什么事吗?老马 没什么事,主要就是放松一下心情,舒缓一下工作节奏。老杨 平时应酬太多了吧?老马 是啊!每天不是有人找你做广告就是有人找...
2020-03-25 23:35阅读2
荷花淀语文课教案_荷花淀中学语文课本剧剧本
第一幕 送别编导:侯婷演员:侯婷 宋扬 岳丽花 赵紫雄 ……人物:妇女甲、乙、丙,水生嫂,水生,小华,水生爹,全村男女老少时间:月亮升起来地点:场院里【幕启。画外音】月亮升起来了,院子里凉爽得很,干净得很,白天破好的苇眉子,湿...
2020-03-27 01:07阅读2
是你给了我一把伞|关于一把伞的故事
从前有一把叫布里的伞,当他在超市的货架上,被一个名叫戴维的七岁小男孩看见了。他喜欢布里身上的喜羊羊图案与光滑的伞柄,父母就给他买下了它。布里的崭新生活开始了,它成了戴维家里的一员。戴维上了一年级,布里百般珍爱,每当下雨都...
2020-03-31 08:14阅读2
[孙权劝学优秀教学设计]孙权劝学教学设计3篇
孙权劝学教学设计(一)(一)说教材。《孙权劝学》是人教版新课标语文七年级下册第三单元的一篇课文,讲的是孙权劝说东吴大将吕蒙认真学习的故事,选自司马光的《资治通鉴》。文章简练生动,用语不多,但能在寥寥数语中描摹出人物说话时...
2020-03-31 08:21阅读2
[邹忌讽齐王纳谏阅读题及答案]邹忌讽齐王纳谏阅读题及答案
邹忌讽齐王纳谏①邹忌修八尺有余,而形貌昳丽。朝服衣冠,窥镜,谓其妻曰:“我孰与城北徐公关?”其妻曰:“君美甚,徐公何能及君也?”城北徐公,齐国之美丽者也。忌不自信,而复问其妾曰:“吾孰与徐公美?”妾曰:“徐公何能及君也?”旦...
2020-03-11 11:21阅读3
搞笑小品剧本《黑小丑妮》
编剧:郭克柱时间:现代地点:黑小的家中人物:黑小——二十五岁,丑妮——二十三岁[幕启:丑妮扮俊俏的上。丑 妮 咦,电话咋不通哪,这个死黑小,二狗媳妇说他们都快到家了,连个电话也关机,小气鬼,扣门儿。(丑下,黑小提大包小包上)黑...
2020-03-12 16:42阅读3
搞笑的小品剧本《校园版天龙八部》校园版
第一幕(新的东方托福培训班)虚竹:为考托福不怕苦,苦寒冬和酷暑,今年再考二百五,俺就回家卖红薯(坐)乔峰:一年一年又一年,年年考托福心烦呐!没办法,想出国,就得考托。(坐)段誉:大家都说我很‘健’。左看,像周华健;右看,...
2020-03-12 19:14阅读3
小品《傻子上学》剧本 幽默小品剧本《拌嘴》
拌嘴作者:老美剧本正文拌嘴作者:老美时间:午饭时间地点:家里人物:小两口出场:女:(累、懒洋洋的)掏钥匙开门,哐当一声又关上门,倚在门上。男:(从里间出来)谁呀?女:我!哦,你在家呀,啥时候回来的?男:十点多,没事,我就提...
2020-03-12 22:07阅读3
小品最好的礼物剧本 搞笑小品剧本《放心的礼物》
地点:医院某科主任办公室外或者走廊休息处人物:眼镜男 老公 老婆女 医院某主治大夫幕起:【舞台上放着几个凳子,和一个屏风,上面牌子上写着主任办公室。【老公领着老婆,老婆手里拿了一筐甲鱼,两人急匆匆的在医院某科主任办公室外或者...
2020-03-12 22:21阅读3
送错门了搞笑小品剧本
作者:老美时间:节前背景:送礼场景:火腿,香烟,酒,银行卡,家庭中的布置。人物:老庄,男,农村人,50多岁。东西,男,20多岁,打扮入时的年轻人。小保姆,女,20多岁。马主任,男,40多岁。开场:老庄提着礼物上场老庄:自打恁小(...
2020-03-12 23:42阅读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