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卧底的电视剧】关于卧底英豪的电影剧本

相关视频推荐:

一、医院外科手术室日内春


一条封着石膏的手臂出现在画面里(特写),慢速右摇止显得有些僵呆的手背上,手指略微一动。(画外音)电锯发动声。

医用手捏式小型电锯“咝地”在向封着石膏的手臂上很有份寸地渐渐过来。

林英豪的画外音:“医生,这只手还能拎煤气罐吗?”

电锯飞转,白色尘沫象白雾那样飘浮着。

医生的画外音:“按规定,下周一拆绷,即然提前我也不敢保证。”

电锯飞轮走到“终点”了,那只提电锯的手一移开画面,封绷石膏象裂开的毛竹,少顷医生的双手谙练地取去石膏夹,那条曾骨折的手臂裹着白纱布,象木偶的一部份。那只手掌却有力地捏紧了拳头,即刻又松开。

医生的画外音:“能捏枪就行呗,

林英豪的画外音:“嗳,这话我爱听”

医生的画外音:我不想第三次见到你,懂吗?林警官。”

二、医院外科手术室日内春

一个年轻警察疾步往外科手术室方向而来。

林英豪,(这个英俊挺拔的男子汉)左手拿起休闲服边给右手套上袖子边穿上衣服、从外科手术室出来,他看到了急步而来的年轻警察,用眼神暗示着对方,,那个警察领会后,急忙踅身往外走去。林英豪用左手抚摸着右手臂,加快脚步往医院大厅走去。

三、医院门口·街道上日外春

那个警察敏捷地拉开警车的门,钻进驾驶室就发动引擎。

林英豪走到警车前,却依恋地回眸了一下医院大楼,猛然拉开车门,坐进副驾驶座后泰然自若地关上车门。

警察边开车边将一只牛皮纸档案袋放在林英豪腿上:“所有的身份证件都在里面,你先看一下机票,别忘了,曼谷的SIM卡在护照扉页中夹着。”

警车的车轮奔驰起来。主题旋律节奏强韧地响起。

警车在市区的马路上奔驰着。

侧视镜中,行人迅速往后掠去。

四、民航机场日外春

一架大型国际航空客机翘首而飞……

五、缅甸日外春

(资料画面)繁华地段。车水马龙;来往行人摩肩接踵。

突然流动的画面漆黑一片。画外打中文字幕,“黄天仁,中国云南省坡源县人,坡源千草堂药店老板,主营中西药材,兼营玉器,私运象牙起家……”

六、缅甸警察局投影室夜内春

房间的顶灯亮起。七位缉毒警察坐成灰一排,六男一女

秃头的美国缉毒警官克鲁斯,字幕:(Cruz,theUnitedStatesanti-nacoticspoliceofficers)(用英语说)“(Atthislevelofinternationalpolicecooperationinfightingdrugtrafficking,becauseinChinabytheChinesepolicecommand,thefollowinginformationforustocontinuetoseeEnterthetexttobetranslated)这次是国际缉毒警察联合作战,因在中国境内由中国警方指挥,下面大家继续看资料”

顶灯关闭,幕布上出现一位肥头大耳的中年人,神色忸怩作态,双目透出慈祥憨厚的光,衣冠楚楚。

咔嚓一声,黄天仁消失,一个艳美冶丽的女人出现在幕布上。

一个女警官,她起身后严肃地介绍(字幕:李嘉敏、来自香港特区):“赛罂花,华人、缅甸籍,真名韦庆艳,今年27岁,17岁时偷渡香港即涉入嘿社会,21岁时嫁给贩毒起家的香港商人俞家仁,翌年俞家仁遭帮派暗杀后赛罂花迁居曼谷,去年与大陆商人黄天仁在仰光邂逅后狼狈为奸,据香港缉毒处资料,赛罂花在缅甸、云南、香港三地交叉居住,生活放荡,喜欢年轻俊男,是国际刑警组织2003年缉查的犯罪嫌疑人。”

在李嘉敏介绍声中,幕布上转换了另五幅赛罂花的照片:

香港海洋公园背景,赛罂花羞人答答的照片。

驾着白色轿车的赛罂花浪蜂狂蜂地笑,那副牙齿洁白迷人。

穿着夜礼服的赛罂花手捏一杯盛满葡萄酒的高脚玻璃杯,笑容可掬地向一个大富豪敬酒;背景是酒会场面。

身着傣族民族服饰的赛罂花骑着马,她的神态冷若冰霜;背景是溪边竹林的中缅边境。

在坡源县圩市里,背影的赛罂花警惕地回眸;这张照片看来是偷拍的。

画面瞬间又漆黑一片。出现字幕,李嘉敏的画外音:“宋少雄,越南人,现定居香港,今年32岁。”

咔嚓一声,投影机把宋少雄的形象映在白色幕布上:衣冠济济的宋少雄温文尔雅,手捏登机牌准备进候机大厅的照片。

李嘉敏正颜厉色地:“宋少雄在毒品走道上是个臭名远扬的人物,他出手办事心狠手辣,能讲中英文及粤语,2001年曾被香港警方拘捕,后因证据不足,被律师保释。这张是宋少雄在茶楼请朋友的照片,那个戴金丝边眼镜,就是黄天仁。”

李嘉敏的介绍中出现转换偷拍的照片:

宋少雄在集装箱码头边,神色迟疑不决;

宋少雄在公司办公室的窗口眺望;

双手戴着手铐的宋少雄不屑一顾的神态;

茶楼里,宋少雄悠然自得地笑着,六个人中有一个是戴着金丝边眼镜的黄天仁。画面瞬间一片漆黑。

林英豪站起来,转身面对各位警官,字幕:(中国公安部特别警察)“(英文?中文字幕)据国际缉毒组织调查,黄天仁己从缅甸购买了大量海洛音,将与赛罂花等人合伙卖给宋少雄,交易额高达1000万美元,如让黄天仁出手,海洛音会通过宋少雄分布东南亚各国,我们必须在黄天仁一伙交易之前,人赃俱获,一网打尽,努力实现2015年东盟无毒品的宣言,现在我代表中国警方宣布,行动命名为‘紫荆花行动’镜头推向林英豪的双眼。(出片名)

(以上节奏要紧凑,3分种以内完成)

七、中国·中缅边境夜外春

两盏车灯光从林英豪的眼中化出,飞快地在山路上行驶,光晕渐渐放大,一道强光划过镜头。坡源县缉毒大队大队长杨天纯熟地驾着吉普车。百合市缉毒支队支队长李子涛坐在副驾驶坐上。山峦公路上,吉普车穿越而过。

李子涛含蓄地:“杨天,作为老大哥我不得不说你说你一句,人家华丽不答应你你就得找找自身的原因了,别死气白咧的光知道追,得用脑子!”

杨天:“其实我很清楚,她是嫌我没有立过功,在学校的时候她就喜欢英雄。”

李子涛:“那还不结了,这次穆局亲自提拔你,好好干!”

八、源县老街·千草堂药店夜内春

千草堂坐落在源县老街十字路口处,里外装饰古普典雅。药店门前张灯结彩,客人们出出进进。

二搂客厅正中央贴着一个狂草的“寿”字,龙飞凤舞,显得潇洒自如、钢劲有力。茶机上放满了瓜果、香烟、茶点,宾朋满座,十分排场。

黄天仁穿着傣族服装,满面春风地迎接着来拜寿的客人。

身穿千草堂药店职员服饰的华丽和另外一个漂亮小姐端茶递烟,忙个不停。

黄天仁走到一个背对他的客人跟前,俯在他的耳边,那人脖子上有颗明显的黑痣,他在给黄天仁交侍着什么。

职员华丽看到这一切,不动声色地走出客厅。来到客厅外一转角处,一手拿着手机在麻利地发着一条短信,屏幕上显示“源二出现在草堂”,屏幕上又出现“发送成功”华丽关闭手机走进厕所,紧接着听到水箱的冲水声。

客厅里热闹非凡,赛罂花卖弄着风骚,穿梭在客人中,向刚才给黄天仁耳语的那人走去。

黄天仁醋意的眼神从赛罂花身上扫过,看到走进客厅华丽,马上脸色一变,色迷迷地盯着她。华丽上前给黄天仁拿来一条热毛巾。黄天仁正想顺势去抓华丽的手。

一个操着香港口音的毒贩跨门而入,献上寿礼。

来人大声喊道:“老兄大寿,小弟前来拜望,请受小弟一拜!”

黄天仁迎上前:“欢迎、欢迎、老弟远道而来,自家兄弟。不必多礼,请坐。请坐!华丽,上茶”

黄天仁的手机铃声响起:“喂,”

听筒传出:“黄兄,小弟给你祝寿了,过几天去坡源把寿礼补上”

黄天仁脸色由惊变喜:“哈……客气啦,少雄老弟,上好的鹿茸酒等你品尝呢,不知老弟的酒量练好了没有。”

手机听筒里传出宋少雄的声音:“光品尝,还是敞开喝啊?”

黄天仁:“敞开喝可是要付出定金的!”

手机听筒里传出宋少雄的声音:“定金不是问题……”

这时华丽端茶走来。

九、中缅边境公路上夜外春

李子涛语重心长:“这次行动任务大,时间紧,关系又复杂,一旦做不好很容易出问题啊。”

杨天:“行了,少给我摆官架子,你就吩咐吧,要不是因为我刚调过来,还不愿意在你手下那,别浪费机会啊!”

李子涛:“那好,我就分派你一个重要任务,给我把赛罂花盯紧了!”

杨天:“赛罂花?考验我意志力啊?我可是心有所属了啊。”

李子涛:“少贫嘴,严肃点!你要时刻记住你能上来是穆局提拔的你,还没出成绩就翘尾巴了!”

杨天:“你今天说了几个提拔了,敢情想升官想疯了你?”

李子涛:“去你的,真想升官还当警察?”

十、香港某豪华宾馆夜内春

一个漂亮女人依偎在宋少雄的怀里:“知道了,哪你什么时候能回香港啊”

宋少雄:“很快,我从广州飞云南,来回也就半月,再说,我能舍得我的宝贝吗”

十一、源县老街內春

千草堂药店门前的灯一盏盏熄灭,整个小楼静静地笼罩在月夜里。

一楼药店里,华丽收拾完,放下抹布刚要转身关灯,黄天仁出现在面前。

黄天仁:“华丽啊、我的手机丢在楼上,先用下你的手机。”

华丽拿出手机递给老板。

黄天仁迅速翻看着手机上的通话栏和信息栏,看到全部是空,假装生气的说:“阿丽,我给你买了手机怎么不见你用呢”

华丽:“老板,我还没学会,再说我在这谁也不认识,没有可打的”

黄天仁上前一步刚要靠近,后院里传来摩托车熄火声,黄天仁迅速把手机还给华丽:“你不知道我喜欢你吗?”紧接着顺着后院的脚步声,恶狠狠地看了后院一眼,转身走了。

华丽平静地拿着手机,关掉了一楼的灯。

十二、警局附近日外

杨天从院子里翻看着文件走出来。

早在一边隐蔽的赛罂花看见了立刻故意跌在路上,大声叫了一声疼。

赛罂花:“警察同志,帮一下吧!”

杨天一怔,认出她来,上前扶起她来。

赛罂花:“不亏是警察同志,怪不得提拔了那。”

杨天:“你认识我?”

赛罂花:“穆局和我认识,他的人我还不了解?怎么样,晚上有时间吗?他的人就是我的朋友,咱一块聚聚。”

杨天犹豫了一下:“行。”

十三、源县老街日外春

一辆摩托车急驰而来。

驾车的是天生尤物赛罂花,她四处巡视着,看街上有没有生面孔。

街边发廊门口等客的发廊女甲羡慕地盯着一晃而过的摩托车。

发廊女扭屁股走进发廊,女甲:“人家怎么混的,哪来的钱哪?”

发廊女乙:“今后乖巧点,干咱们这行,像她一样谤个款,还愁没钱花?”

十四、千草堂药店后院日内春

赛罂花双手推着摩托车进院子。

黄天仁的儿子黄乐平一身的艺术家气质,他关上大铁门后迷恋地凝视着赛罂花体态匀称的背影。

赛罂花匆匆上楼,

十五、千草堂药店二楼日内春

赛罂花进入房间,黄天仁一副爱理不理的脸孔。赛罂花照样不瞅不睬,走到冰柜前,拉门取出一听可口可乐,自行地喝着。

黄天仁严肃地:“哎、有动静吗?”

赛罂花:“风平浪静”

黄天仁:“我说,那个新提拔的上勾了吗?”

赛罂花逍遥自在地:“你以为那人跟你似的,见腥就吃,我跟他就吃了一顿饭,还是趁他多喝几杯,主动去搂他的,再说,我总不能脱了裤子,等着吧。”

黄天仁脸上露出冷冷地笑容:“你不是老手吗”

赛罂花:“放屁,谁像你,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黄天仁:“好、好、好了,早晚拉他下水,到时候就是咱的天下了。”

十六、边境泛优习晚春

武警少校检查完林英豪有关证件和硬皮夹里的照片对了一下后,说了一句接头暗语:“举鼎绝膑。”

商贾打扮的林英豪老于世故地:“轻车熟路。”

少校立即向林英豪敬了个标准的军礼:“004向紫荆花报到。”

林英豪:“记住,我的身份,除你外,只有李子涛和杨天知道,一切按公安部部署执行。”

少校果断地:“是。”

吉普车在林英豪身边停住,左右车门同时推开。

林英豪扫了他俩一眼后向少校暗示,少校伸手握了握林英豪的手后连招呼都不打,转身往边防站走去。

林英豪转身是近,开玩笑说:“你是005吧”

杨天奇怪地打量着林英豪:“你怎么知道”

林英豪:“我还知道你走“桃花运”了。”

杨天会心的笑了。

李子涛从容自若,003等待上司吩咐。

林英豪伸手给李子涛和杨天握手,又转向李子涛:“003一定要谨慎,这次行动你在明处。”

李子涛向林英豪敬了个礼:“明白”。

林英豪没还礼:“这事就免了,上车谈吧。”

十七、千草堂药店夜内春

黄乐平在四楼画室里绘画,那是一幅《傣族妇女》油画。

画室里各种画框画架画布和笔及颜料;半成品油画杂乱无章地摊着。黄乐平全神贯注地作画,挥洒自如。

赛罂花偷偷摸上画室,倚在门边,心不在焉地望着。

黄乐平边用画笔添色边说:“猫上楼我都知道。”

赛罂花怪嗔地:“看不惯我直说。”

黄乐平:“你谁呀,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赛罂花:“哎,你对我感觉怎么样?”

十八、山区公路夜外春

一辆轿车行行驶在山区公路上

黄天仁自如地开着车,表情坦然,

十九、千草堂药店夜内春

黄乐平:“哼,一个随心所欲的女人”

赛罂花追问:“什么叫随心所欲,我也有原则”

黄乐平放下画笔:“你还有原则,对,你的原则就是攀大款,泡靓仔吧。”

赛罂花:“你说话可要付出代价哦。”

黄乐平:“什么代价?”

赛罂花给黄乐平抛了个眉眼。

黄乐平:“你无法曲意逢迎我,我是画家。”

二十、傣族山塞西口石灰窑夜外春

黄天仁的车开到傣族山塞西口关了大灯,车缓缓地靠近石灰窑。

石灰窑内跑出二个装备着荷枪实弹的人,甲问:“谁”

黄天仁:“我”

二人借月光定神一看,乙:“大哥,您来了”

黄天仁:“弟兄们辛苦了,我给弟兄们送来点酒、菜,去找几个兄弟到车的后备箱里拿出来。

乙:“谢谢大哥”跑进窑洞。

黄天仁对甲说:“看好弟兄们,别贫酒,谁出了差错,我废了谁”

甲:“是,大哥”

黄天仁手搭着甲的肩正要进窑洞。

甲突然转身:“谁”

在离他们不远处的竹林沙沙作响。

甲举手就是二枪,枪声划破了寂静的夜空。

竹林里传求饶的尖叫声:“饶命啊,饶命……”

黄天仁挥手朝甲就是一耳光:“谁让你开得枪,吃使了你?”

竹林中还在传出求饶声,黄天仁走上前一看,一男一女在偷情,裤子还没来的急穿。黄天仁看后厉声说道:“还不快滚”

女人(宋少雄情妇多咪)与黄天仁对视了一眼,提着裤子跑了

二十一、千草堂药店夜内春

赛罂花:“我告诉你,你会爱我的,不信嘛?走着瞧!”

黄乐平凝视着踅身下楼的赛罂花,感到不可思议。

楼下摩托车引擎响了。赛罂花跨上摩托车,鱼贯驶去……

黄乐平在四楼窗口俯瞰着。

二十二、源县老街夜外春表

街上霓虹灯火通明,灯红酒绿,人来人往。

赛罂花驾着摩托车急驶而来。

越野吉普车与摩托车交错而过。

驾车的杨天脸色有点紧张。

李子涛:“盯住她,看她去哪儿?”

吉普车进入休闲区,这儿红灯绿灯,到处闪烁,人烟稠密。

洗头房、发廊、美容院、浴足阁、桑拿池、夜总会、练歌房、歌舞厅、成人药房、烟杂店、茶楼、咖啡馆、精品时装密密匝匝。

摩托车拐进一条小巷,一下子消逝了。

吉普车内的杨天无可奈何地:“刘支,听你吩咐。”

李子涛:“先让001在后山花园下车吧。”

林英豪思忖着:“有谁认识这辆车?”

李子涛:“这是国安局的车,牌照随时换。”

林英豪:“今夜我改变主意了,送我到度假村去”

杨天感到不妥:“今是周五,今夜度假村人一定很多,小心眼杂”

林英豪:“那就别送了,我打个的自己去度假村。”

二十三、度假村夜外春

一辆出租车在去往度假村方向的公路上驶着。

司机以为搭上了大老板,谈笑风生:“老板原来是华侨呀,你做什么买卖?”

林英豪与他扯家常:“过去做珠宝生意,前几年转行做药材贸易。”

司机:“药材贸易可是个发财的买卖。我们县城千草堂的老板‘黄天仁’你认识吗?”

林英豪:“小县城里能有什么,这种小公司没触过了。”

司机:“请问老板贵姓?”

林英豪:“免贵姓霍。”

司机溜须拍马:“霍老板,我把名片给你一张,你想投资或观光,打我手机,我姓陈,我们同行都叫我周朝先。”他递给林英豪一张名片:“我可以给您做向导。”

林英豪也掏笔写上一串电话号码后把纸递给司机:“我在曼谷发展,惨淡经营几家铺面。”

司机恭敬地收起纸条,谨慎地开车。

出租车驶进度假村大门。

二十四、坡源县大街上夜外春

赛罂花和杨天从一家酒吧出来,她热情的挽着杨天的胳膊,杨天伸手叫了一辆出租车。赛罂花去推摩托车……。

周朝先开车靠近赛罂花,摇下车窗嬉皮笑脸的说:“啊花,啊花。”

赛罂花:“你谁啊?啊花也是你叫的。”

周朝先:“我有好消息告诉你,坡源来了个大老板。”

赛罂花:“什么大老板?”

周朝先:“曼谷来的药材商。”

赛罂花:“叫什么名字?”

周朝先:“霍家佑。”

赛罂花:“你说话有准吗?”

周朝先:“不信,好、我告诉黄老板去。”

赛罂花自言自语:“霍家佑,这人我听说过。他到这地方干什么……。”

二十五、千草堂药店?黄天仁办公室日内春

赛罂花:“那批货什么时候到边境?”

黄天仁:“钱我还没筹够,等筹够了通知对方。”

赛罂花:“那买家落实了吧?”

这时门外华丽拿一把账单来到门前。

黄天仁:“问我?我问谁?宋少雄该出现的不出现,我怀疑这里面有诈。”

华丽走进来:“黄总,这是昨天送来货的货单,你过目一下”

黄天仁:“好放桌上吧”

华丽出去。

黄天仁困惑地:“如果有人合作,我们风险会少点,还能互相牵制。”

赛罂花:“合作?你才想到呀,今晚就是来跟你商量这事的。”

黄天仁:“商量什么事?”

赛罂花:“曼谷来了个大老板,他叫霍家佑,他在曼谷一手做药材、一手就做这种买卖,家里已堆金积玉,在这条道上是识途老马,做事神出鬼没,只要想与他联手来做,这个人就会出现……”

黄天仁:“你认识他?”

赛罂花:“我在曼谷就知道这人,去过他家三趟,但没见着人,他家佣人说,他经常不在家。”

黄天仁:“你想与他合作?”

赛罂花:“我?定金伍佰万,把我人卖了也不够啊,我哪能离开你啊?”

黄天仁:“他人在哪?”

华丽认真地擦着走廊里的玻璃。

赛罂花:“可能就在坡源。”

黄天仁:“抓紧落实,弄清他的来因。”

二十六、傣寨竹楼夜内春

月光笼罩着一座傣寨的竹楼,一个黑影伸进镜,印在楼前的空地上。

傣民装束的宋少雄蹑手蹑脚地来到竹楼前,,双手兜嘴学鹦鹉叫。

宋少雄情妇多咪推开窗户一怔,少顷惊喜地眨一下眼,放下窗户。

宋少雄刚走到二楼门口,房门开了一条缝,宋少雄回眸环视一下倏地转身,然后溜上竹楼。画外发出激情冲撞的气喘声。

一条狗匆匆往寨道奔过……

宋少雄:“你亲眼看到的吗?”

多咪:“真的,都吓死我了。”

宋少雄自言自语(石灰窑):“有多少人?”

多咪:“没看清。”

宋少雄:“半夜三更你去石灰窑干吗?”

多咪神色慌张掩饰的:“我、我……”多咪打了个喷嚏。

二十七、坡源县老街内春

赛罂花露着洁白的牙齿,哈哈大笑着。

杨天走进酒巴,巡视片刻后往赛罂花走去。

赛罂花和三个花枝招展的女孩悠然自得地在吧台喝酒。

杨天往吧台高凳上坐下,望着柜台内的侍者。

侍者正在娴熟地调着鸡尾酒。

赛罂花转头看到了杨天,主动走了过来:“杨哥,好巧啊!”。

杨天招一下手。

赛罂花走过来:“杨哥,我心好烦呢。”

杨天不动声色:“烦什么?”

赛罂花搔头弄姿地:“我恋爱了。”

杨天:“好事啊,谁啊?”

赛罂花:“是你啊,哥哥!”

杨天:“我哪有这么大的福分!”

赛罂花:“改天去我那坐坐吧!”

二十八、度假村晨外春

旭日东升。

林英豪边沿湖畔散步边用手机打电话:“女人中她是唯一能进黄天仁公司的人,必须紧紧盯住。”

昨夜在酒巴与赛罂花一起喝酒的甲乙两个女孩看来是刚洗了澡,头发湿漉漉的,边数手中的佰圆券人民币边淫当地笑着走过来。

林英豪见有人过来,即放下手机。

两个美丽的女孩中的一个,亲热地:“先生早。”

林英豪斯斯文文地:“小姐早。”

另一个女孩早已闻出了猎物:“先生,你一个人吗?”

林英豪点点头。

女孩故装正经:“看先生不是本地人吧?”

林英豪灵机一动:“哎,小姐,能请你们喝茶吗?”

两个小姐喜出望外,相互淫笑着,卖弄着风骚。

二十九、坡源县城街道上晨外春

华丽一身职员装束,提着菜在街上的热闹处行走,边走边观察情况……,

赛罂花和杨天从一家酒吧里出来,赛罂花亲热的和杨天告别。

华丽和杨天擦肩而过,两个人没有说话。

赛罂花:“华丽姐,买菜啊。”

华丽站住一笑:“是啊”

杨天看着华丽,眼睛一下放亮了,赛罂花不经然的看见了。

赛罂花疑惑的:“看见美女就眼光就亮了?”

杨天回过神来调侃的:“嘿嘿,吃醋了?你同事?改天给我介绍介绍啊!”

赛罂花硬拉走了他:“你这人还真不地道……”

然后,华丽勿勿走进一个网吧。

三十、坡源县城凡内春

林英豪和那两个小姐在喝早茶,他衣衫齐楚,神采奕奕,故意装出清高的姿态。两个小姐也心满意足,以为能泡上傣国华侨了。他们各怀不同的目的,意味深长地互相一瞥。

另包厢里,周朝先正在黄天仁耳边叽叽咕咕,另一个妖艳女人坐陪在一旁,索然无味地呷着茶。

赛罂花被着一电脑包匆匆地走进包厢。

黄天仁:“什么?一夜泡了两个小妞?”

周朝先:“是的,我亲自把他们三个拉到茶楼来的,昨夜,我偶然在路上搭上的,他说去度假村,我就明白了,那边小姐多嘛,黄爷,你看,这是他写给我的地址和电话号码,地址曼谷,手机号码估计也是曼谷的。”

黄天仁把纸条递给赛罂花,并示意周朝先坐下喝茶。

周朝先:“多谢黄爷,多谢……”顺势坐下,连忙伸筷夹了个鸡爪嚼。

赛罂花打开笔记本电脑“拍拍拍”没几下,笔记本电脑中显示曼谷的通讯地址,几乎有一排,其中一串住宅电话跟纸上一样。赛罂花对黄天仁神秘微笑后把纸条还给周朝先。

周朝先感到冷落了他:“是大老板吧?”

赛罂花敷衍他:“曼谷老板太多了,不认识。”

周朝先拚命地吃着,使包厢气氛很尴尬。

赛罂花装好电脑,捏起坤包往外走,轻轻关上包厢门。

赛罂花这个沙场老手,她要在摩肩如云的茶楼里捕捉到这个大腕人物。在这良莠淆杂的食客中,她一一分辨着。眼神诡秘,像是一只母狼在捕捉猎物。凡是一男两女在喝早茶的,都先集中在她注视的范畴之内,她终于发现了林英豪,这个风流倜傥的男人,一手搭着靓女大腿,在与她们谈笑风生。

赛罂花找个角度,用手中宝小摄录机拍摄了他们的整个画面。

包厢里黄天仁有点不耐烦了:“周朝先,我们还有生意要商量,你车也别空着,先走吧。”

妖艳女人厉然一瞥。

周朝先自卑地:“黄爷,那好,我先走了,谢谢您了,再见。”

周朝先刚出门,赛罂花推门进来:“那两个女孩我认识。”

三十一、千草堂药店啡楼内春

千草堂药店二三搂的窗帘关闭着。

三楼卧室,电脑屏上是林英豪在茶楼和那两个女孩的画面。

赛罂花正在操作电脑,她正向曼谷发着图像。

二楼办公室里,黄天仁吸一口雪茄烟,瞻前顾后地走着。

赛罂花用英文打字,键盘上手指象弹钢琴。

交接了,电脑屏上,一排排文字显示出来。

黄天仁伫立在窗口,掀起一点窗帘,迷茫地望着。

赛罂花推门进来,关上门淡然一笑:“老宝贝,天衣无缝。”

黄天仁急忙转身,镇静了一下又怀疑地:“他真的是霍家佑?”

赛罂花淫笑:“高手都是泡两个女孩,见面吧,你如不放心,我先亲自去汇汇他,怎么样?”

黄天仁姣逼地:“打个电话到曼谷,再证实一下,这个人到底是不是真霍家佑?”

黄天仁打电话:“我马上找到一副好鱼竿钓鱼了,咱的鱼饵准备的怎么样了?”

三十二、一房间隐秘处日内

脸上有黑痣的那个人:“鱼饵早已准备好,只等天晴了去钓鱼了!”

三十三、石灰窑夜外春

宋少雄站在山上远远地眺望着石灰窑,他对身边的多咪说:“我来这儿,不能泄漏任何风声”

多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地:“奥,是不是里面藏着什么啊”

宋少雄:“不该你问的别问。”

多咪跟在宋少雄身后:“老公你什么时候回来。”

宋少雄笑里藏刀地:“很快,我走后,你多留一点心眼,这儿风水不错。”

多咪:“噢……”

宋少雄阴狞地一笑:“原来是这样,你黄天仁不是老谋深算吗,那我就跟你玩把游戏……。”

三十四、百合市公安局缉毒支队日内春

香港特区缉毒警官李嘉敏身着时髦的衣衫,脚穿黑色羊皮靴,雍容大方地和李子涛并肩而来。

李子涛亲热地:“准备玩几天?”

李嘉敏和颜悦色:“不走了好不好?在百合嫁个好男人,开个大型超市总比开家服装厂好吧。”

一个中年警官睥睨李嘉敏。

李子涛连忙介绍:“穆局长,这位是何亚汝,深圳老板,我表妹。”

穆局长道貌岸然地伸出手与李嘉敏握手:“欢迎你来南陲古城呀,怎么样,刘支,我来安排接风洗尘吧。”

李嘉敏为难地:“穆局长,谢您了,我今天就要去昆明,下次我请您,怎么样?”

三十五、百合市公安局门口日外春

李嘉敏在刘支队长的护送下坐进一辆地方牌照的轿车。

李嘉敏关上车门后向车外的李子涛温和地一笑。

轿车离开后李子涛长如释重负似的松了一口气。

三十六、百合市区日外春

轿车在繁华的街面驶过。

司机一直秘而不宣,只顾开车。

李嘉敏:“先生,我去坡源。”

司机点点头,把车拐向武警大院……

三十七、武警大院日外春

那个接待过林英豪的武警少校站在一辆出租车旁边,看到轿车驶进来,肃然起敬。

轿车在出租车边停下,车门推开,下车的是丰姿治丽的李嘉敏。

少校伸手示意李嘉敏上出租车。李嘉敏把一只旅行箱递给司机。

李嘉敏马上坐进出租车并关上车门。随着马达轰鸣,整个画面映出了侧视镜。出租车象阵风那样调头,然后往大门驶去。汽车的侧视镜开始向前移动,李嘉敏从侧视镜中看到了少校仍一脸担忧地站着,虽然只有一刹那,因移动的侧视镜里已映出街道上的来往车辆。

三十八、千草堂药店日内春

华丽和另一服务员各自招呼着各自的顾客,门外走进一个老人,直接来到华丽面前。

老人:“姑娘你看这药能抓齐吗?”

华丽接过药单,展开一看,里面夹着一张线条,上写:“摸清藏货的位置”

华丽叠好药单:“大爷,对不起,缺好几味呢,过两天再来吧”

老人装起药单走了。

三十九、度假村沸内春

度假村小别墅外景给人一种富丽堂皇的神秘感。凉爽的夜风轻拂着窗幔,赛罂花脸上的光影,随着窗幔的飘动而变得忽明忽暗。

别墅的拐角处闪过一个人影,一只手在迅速发着短信的。

四十、度假村沸”鹗内春

黄天仁站在窗前,偷窥着20号别墅。

四十一、度假村沸”鹗外春

一辆出租车亮着大灯驶到另一栋别墅前,停车。

司机下车帮李嘉敏取出旅行箱。

林英豪从标有20标牌的别墅里出来,见到李嘉敏破颜一笑。李嘉敏嫣然一笑,快步迎上紧紧搂住林英豪后轻轻说:“他们正在看着我们……”

林英豪:“刚收到短信,他们住在隔壁。”

四十二、度假村沸”鹗内春

黄天仁自宽自位地用手指敲一下玻璃窗:“有钱人太太就不一样。”

赛罂花叼着一支香烟,点上火后走过来:“睡吧,今夜不可能谈生意了,久别胜新婚,你不想也昏一次吗?”

四十三、度假村妨钟⒑赖谋鹗内内春

林英豪的别墅内,李嘉敏洗完澡用毛巾揉搓着秀发。林英豪在看李嘉敏带来的有关毒枭材料。

李嘉敏戏谑地:“有电话打进来我接,不影响你的政治前途吧?”

林英豪:“中方是主力队员,我就是男主人,你嘛,只是主妇而已。”

李嘉敏:“假戏真做了咋办?”

林英豪:“葬在一起吧。”

李嘉敏:“对面那栋布置了没有?”

林英豪:“这事你不该问,你是职业警察。”

李嘉敏:“我想分析一下如果获取你和黄天仁谈判的录音。”

林英豪:“那个宋少雄动身了吗?”

李嘉敏:“他去了澳大利亚,估计从悉尼转道到广州。”

林英豪把微型窃厅机从打火机上拆下来,放在茶几上。

李嘉敏:“坡源方配合怎么样?”

林英豪:“你听一下录音就知道了,他们有所动静,在等买主,货藏在那里还不清楚,这是指挥部的消息,来源不明。”

李嘉敏迷惑不解地注视着林英豪:“这说明对方身边有我们的人”。

林英豪:“不可能,黄天仁和赛罂花居心叵测,是很难对付的毒枭,身边清理的非常干净”。说着拿起一支香烟“抽支香烟行吗?”

李嘉敏双目清澈,不时泛起晶莹的光:“抽吧,男主人……”

林英豪点上香烟:“黄天仁是老狐狸,再搭上赛罂花这只脚踏尾巴头会动的毒蛇,我们目前无计可施。”

李嘉敏:“我在百合公安局遇到穆副局长,这个人物我印象特深……我总感到他目光中有另外东西。”

林英豪:“看来非我要主动出击了。

说着,李嘉敏己换上睡衣

李嘉敏:“执行特殊任务,我只能身着睡衣了,因为登记的栏目,我是你太太。我先听一下录音,然后我们再研究下一步行动。”

林英豪聊以自位地一笑。

大家都在看

猜你喜欢

青春的模样微电影|微电影22岁的青春剧本
22岁的青春1 大学男宿舍,日,内陈浩的双手快速地在键盘上敲击着,表情僵硬地按下Enter键------就要毕业了,我们分手吧。陈浩埋下头,脸上是痛苦的表情。许久,QQ的声音响起,陈浩抬起头,只有两个字------好的。2 大学女宿舍,日,内小...
2020-03-28 03:14阅读2
【关于卧底的电视剧】关于卧底英豪的电影剧本
一、医院外科手术室日内春一条封着石膏的手臂出现在画面里(特写),慢速右摇止显得有些僵呆的手背上,手指略微一动。(画外音)电锯发动声。医用手捏式小型电锯“咝地”在向封着石膏的手臂上很有份寸地渐渐过来。林英豪的画外音:“医生...
2020-03-28 11:07阅读2
【马尔代夫电压】《马尔代夫》电影剧本
编剧:1日外画外音:二妹:哥,你说那个地方真有那么好吗?元元:你自言自语说什么呢?二妹:听人家说,那里的天特别蓝,那里水也特别清。哥,你在听我说吗?元元:在听啊,你说再好的地方能有我们家乡好吗?二妹: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元元...
2020-03-28 11:56阅读2
[孙权劝学优秀教学设计]孙权劝学教学设计3篇
孙权劝学教学设计(一)(一)说教材。《孙权劝学》是人教版新课标语文七年级下册第三单元的一篇课文,讲的是孙权劝说东吴大将吕蒙认真学习的故事,选自司马光的《资治通鉴》。文章简练生动,用语不多,但能在寥寥数语中描摹出人物说话时...
2020-03-31 08:28阅读2
企业小品喜剧剧本 《企业哪个部门更重要》小品剧本
道具:三张桌子(分别上贴安全、质量、效率)锣一面,模仿星光大道主持风格演员4人:XXX 饰 主持人XXX 饰 安 全XXX 饰 质 量XXX 饰 效 率主持人:(上场)各位来宾、各位朋友,XXX的兄弟姐妹们,大家晚上好!欢迎来到“风雨XX载、同心铸辉...
2020-03-11 13:28阅读3
灰姑娘小品搞笑版剧本 《未婚姑娘》搞笑小品剧本
时 间: 某天。地 点:佟辉家。人 物: 佟辉;佟勤俭;勤俭对象梦姑。幕启:客厅装饰只能说明主人富有,跟本找不到奢侈摆阔的痕迹,仅此而以。衣着工作服的佟辉在拖地板。梦姑手拿一纸卷上。梦 姑:(对观众)我的那个他,爹是大老板。我...
2020-03-12 10:42阅读3
小品最好的礼物剧本 搞笑小品剧本《放心的礼物》
地点:医院某科主任办公室外或者走廊休息处人物:眼镜男 老公 老婆女 医院某主治大夫幕起:【舞台上放着几个凳子,和一个屏风,上面牌子上写着主任办公室。【老公领着老婆,老婆手里拿了一筐甲鱼,两人急匆匆的在医院某科主任办公室外或者...
2020-03-12 22:21阅读3
梁祝新说-搞笑小品剧本
第一幕祝:(唱)我走在那个,下雨的秋天,我的爱被你摧毁,留给我的是,最伤痛的纪念,忘不了曾经相恋。大家好,俺叫祝英台,今年十八岁,未婚。唉!~俺娘那个欧巴桑,看俺长得比她漂亮,心生嫉妒。非把我嫁给那个瘦的活像猴,没有一点油...
2020-03-13 07:14阅读3
搞笑小品剧本短一点的 爱心相亲-搞笑小品剧本
时间:傍晚场景:某闹市一角临时募捐点,有一桌,桌上有募捐箱,上悬宣传横幅,下有记事黑板人物:红十字会义工赵某(简称赵)赵某女儿翠花(简称花)翠花的男朋友沈某(简称沈)赵:哪里有灾难哪里就有我们的身影,哪里有痛苦哪里就有我们...
2020-03-13 07:49阅读3
大师遭遇大师,搞笑小品剧本
时间:那天。地点:发厅。人物:主任、大师、厅长。[贵宾室,沙发茶几等。[主任疲惫地上。主任:(叹息)唉!满腔热血挤进圈内,混个科长吃苦受累。摸爬滚打终日疲惫,当个小官真受罪!这不,公司庆典要出一本书,为了保证写作质量,花高...
2020-03-13 08:00阅读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