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口相声剧本5人搞笑]群口相声剧本有哪些

相关视频推荐:

相声是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下面就是小编为您收集整理的群口相声剧本的相关文章,希望可以帮到您,如果你觉得不错的话可以分享给更多小伙伴哦!

群口相声剧本一

乙:今天我们仨人在这儿给大家说段群口相声。

丙:一个人说是单口,两个人是对口,仨人就叫群口相声——

甲:你们俩先等等吧。

乙:怎么了?

甲:今天你们俩说吧,我不说了。

乙:怎么了这是?

甲:这说相声没前途。

乙:怎么话讲?

甲:以前要饭的数来宝现而今叫快板儿了!

乙:是。

甲:人家耍狗熊、耍猴儿的,现在叫马戏了。耍猴儿力子的,现在叫木偶戏,耍幡儿的,现在叫杂技,耍把式的,叫武术——人家都快进奥运了。

乙:没错呀。

甲:你瞧咱说相声的有什么发展?在台上就这句“一个人单口,俩人对口,仨人群口”——这有什么前途!我不说了,打今儿起,我改行了,我不说相声了!

丙:唉——你这不对呀,要不说相声,你提早说,报幕的都报完节目了你撂挑子,这不把我们搁这儿了吗?

乙:(劝丙)你也甭着急,人各有志,他不说,咱俩说。

丙:不行,我跟他没完。(拽甲),今天这段儿你说不说吧!

甲:你给我松手!我说改行我就一段儿都不说了!

丙:你还回来不回来?

甲:我都不说相声了我还回来干吗!

丙:(拽甲的大褂)把大褂给我脱下来!

乙:(把两人拉开,对丙说)说话就说话吧,你抢人家大褂干吗?

丙:他那大褂是我的!

乙:你先别着忙,我给你问问。(对甲说),你这大褂是谁的?

甲:嗯——他的。

乙:脱下来给人家。

丙:给我脱下来!

甲:可是他的,但不能还他。

乙:哦,人家的东西嘛,还不能还人家?

甲:那——是,他要是又借别人了呢?

乙:他就是送别人你也管不着啊,那是人家的东西。

丙:就是,你给我脱下来!(动手)

乙:(拉开,劝丙)你先甭急,瞧你个儿不高,还挺爱动手。

甲:虽说是他的马褂,可我不是打他手里借的,打他媳妇儿手里借的。

乙:甭管打谁手里借的,也是人家的不是?

甲:你听我说呀,这里头有缘故。我瞧着人家上台穿个马褂儿挺精神,自己又……没舍得买,就找他借去了。可巧他不在,他媳妇儿跟我就说,你平常照应点儿你大哥丙,他这人说话总是云山雾罩,没准谱儿,又爱说大话,一来就让人家问住。在外边怄了气,回到家也找寻我们。如果他要是叫人家问住的时候,你要是在旁边,你可想着给人家解释,想主意给往圆满了说,得了,这大褂儿你穿去吧——你瞧,人家借我这大褂儿我是不是得出力,这里边儿是不是有缘故?

乙:哦,这么回事。(转身对丙)唉,你听见没有,人家没白穿你马褂,人家还帮你忙呢不是。

丙:他帮我忙,他光拆我台了,我这儿刚说仨人说段群口相声,他就要走——(问甲)我问你,你还走不走了?

甲:那……我就待会儿呗。

丙:(对乙)就凭我这么大学问,怎么能云山雾罩哪?他刚才说我叫人家问住,那不是问住,因为我这个学问太大了,我说出话来,那些人不懂,成心要跟我抬杠。我一看那些人不懂哪,我赌气就不理他们啦,这样就好像我叫人家问住了,其实不是。再说,就凭我这学问,能叫人家问住吗?您说什么事情咱不知道啊。就拿昨天说吧,我说得刮风,结果半夜里就起风了。

乙:好像是有点儿小风。

丙:什么话您呐?小风?那风刮得邪乎,呼——呼——的,你算吧,我们家当院儿有口井,半夜我就听咣——铛——一声,我借窗户一看,了不得了,就我们家这口井楞让风给刮墙外头去了。

乙:你等等吧,哪儿有这事?

丙:你不信?问他去!(指甲)

乙:哦,他知道?我问问。(对甲)昨天刮大风,风把井给吹墙外头去了,有这事儿吗?

甲:你发烧烧糊涂啦?风能把井给吹墙外头?你这不是满嘴跑火车吗——

丙:你把马褂给我脱下来!

甲:唉,这说得好好的,你怎么——

丙:我们家那口井让风给刮墙外头这事儿,你不知道?

甲:(对乙)哦,这事儿是他说的呀?

乙:没有的事!

甲:有——

乙:有?那可真新鲜了,你跟我说说。

甲:哦,你觉着水井,让风给刮到墙外头去了,你觉着新鲜?

乙:是啊?

甲:你听我说,他就不新鲜啦。他们家早就用自来水啦,哪儿来的水井,他们家那是口电缆井,这你知道把,就是井里放的都是电力电缆,通信电缆的那种井。

乙:哦——电缆井。

甲:唉——里边儿没水,没水它压不住!这么着,呼——一刮,就给刮到墙外头去了。

乙:胡说八道,没水它也刮不出去呀?

甲:可说的啊。

乙:什么叫可说啊?它是怎么吹出去的?

甲:你别急啊,它风大不是吗?

乙:风大也吹不出去啊?

甲:那——是——哦,对了,关键在他们家这墙上,他们家这墙不是砖墙,是篱笆墙,风吹日晒的,底下糟了,离着这电缆井也就二尺来远。那天忽然来了一阵大风,篱笆底下折了,把墙鼓进一块来,他困眼朦胧的一瞧:“哟!怎么把我这井给刮到墙外边去了?”就这样给刮出去的。

乙:哦,是这么回事儿。(对丙),他说你们家那墙是篱笆墙,糟了,让风给吹到井那边儿去了。

丙:不对!我们家虽不是砖墙,可也不是篱笆墙,是铁栅栏墙,结实着呢,糟不了!

乙:嘿嘿,好么。(对甲)他说他们家不是篱笆墙,是铁栅栏的。

甲:哦?我问问,(对丙)你说你们家不是篱笆墙?(小声)

丙:不是!是铁栅栏的,糟不了!(大声)

甲:哦,还是铁的?哎呀——这可太难了这——

乙:怎么说?

甲:他们家的确是铁栅栏,不是篱笆墙,这要是铁栅栏的,那是糟不了了,那风也就吹不了了——哦!!对对对!

乙:你吓我一跳。

甲:对对对,这是铁的就对了?

乙:怎么?

甲:这栅栏是铁的,那井盖儿也是铁的,这水井没有盖盖儿的,可电缆井上都有一圆盖儿,上边儿写着“电力”俩字儿,上边儿还有俩窟窿,为了打开维修用!

乙:没问你井盖儿,问你这井怎么吹到墙外头去的。

甲:你听这呀,那天上午人家电力公司的来维修电缆,完事这井盖儿没盖严,晚上起风,嚯,这风可大呀,呼——就把这井盖儿给刮起来啦,滴溜溜在地上一转,骨碌骨碌,顺着铁栅栏那逢儿就轱辘到墙外头去了,咣铛——就躺地上了,他听见动静儿,借窗户一看,他只看见墙外头的井盖儿,可就没注意院儿里头这井窟窿,“哟,井怎么给刮到墙外头去了?”——这回你许明白了吧。

乙:哎哟我的妈呀,这弯子绕的。

丙:对对对,这回对了。呵呵,我说话就喜欢图省事。

甲:你省事,我可费大事了!

丙:不错不错。

甲:这马褂?

丙:穿着吧,穿着吧,过几天找我去,我那儿还有三百多件儿,你换着穿。

甲:你以后说话也留点儿神吧。

乙:( 对甲)哎呀——这马褂的威力可不小呀。(对丙)你这人说话也真够可以的。

丙:井盖儿给刮外头去了,第二天还得找人来修哇,修完了不能白让人家干,咱得请人家吃饭,去大饭庄子,沙锅居。点了一桌子菜,外带一个我最爱吃的沙锅丸子,正等着上菜呢,就看这锅丸子刷——飞上了桌儿了——

乙:你等等吧。

丙:这锅丸子热气腾腾,连汤都没洒。

乙:别说了,热气腾腾得沙锅丸子能飞?有这事儿吗?

丙:你不信?问他去!(指甲)

乙:哦,他又知道?我问问你(对甲)

甲:井有盖儿,铁的,风一吹——

乙:先停停,不是井的事儿了,说是去沙锅居吃饭,一锅丸子飞了,热气腾腾的连汤还没洒,这事儿你知道吗?

甲:你吃多了不消化哇?怎么满嘴食火?这不是胡说——

丙:脱下来!把马褂给我脱下来!

甲:你别动手,怎么了这是?

丙:我去吃饭,沙锅丸子飞这事儿你不知道?

甲:(对乙)哦,飞丸子这事儿是他说得呀?

乙:没有的事!

甲:有——

乙:哦?你又知道,你说说。

甲:沙锅居在缸瓦市,是北京的老字号八大居之一,做菜好,生意那叫一个好!

乙:没问你沙锅居的生意,问这飞丸子汤这事儿。

甲:你听着呀,饭馆儿生意好,吃主儿多,楼上楼下这伙计送菜,可就忙不过来了。

乙:对对对,送菜忙不过来了,就扔,满处扔沙锅?

甲:扔沙锅象话吗?那不得烫个好歹儿的。他就得快着送,人家这伙计身手好,身手特麻利,右手拖着大托盘儿,上边儿放着四五样儿菜,左手拎着三两瓶儿酒,嘴里边儿还得吆喝着:“四号雅间儿上菜咯——”一路小跑,飞似的就把菜给上了,而且盘儿里、碗里汤水儿一点儿都不洒,这么着,他说,“嘿,这沙锅丸子飞上来啦!”

乙:哦——(对丙),他说伙计跑着送菜,跟飞似得把沙锅丸子给上来了。

丙:嗯?干吗跟飞似的。就是飞。也不是伙计飞啊?是飞沙锅丸子。

乙:(对甲)他说不是伙计飞跑,是飞沙锅丸子。

甲:我听见了,我听见了,哦——飞丸子,飞丸子。你听说过丸子会飞吗?

乙:没有哇——我这不是问你呢吗。

甲:对呀,你不知道,你问我,我当然得知道啦。哦——飞丸子。什么丸子?

乙:什么什么丸子?药丸子他也飞不了哇。

甲:药丸子?有听说到饭庄子里吃药丸子的吗?药丸子得在药铺里吃,沙锅药丸子——这药丸子有拿沙锅熬得吗?

乙:这份儿乱哦,这不都是你自己说得吗?

甲:你别忙啊,这药丸子飞不了,他这肉丸子明明就飞了吗,我看见了嘛。

乙:你看见你到说他怎么飞的呀?

甲:肉丸子,肉丸子,哦——想起来了!

乙:想起什么来啦?

甲:沙锅居的肉丸子真好吃!

乙:就记吃呀?

甲:沙锅居的丸子你知道为什么好吃吗?那是用精肉剁馅儿,和上姜沫儿,葱花儿,洒上香油,搅哇,越搅这肉馅儿越瓷实,做出来的丸子他才劲道哟,高汤上火,白菜去帮就留菜心儿,改成丝儿煮透了,下丸子,出锅您甭吃,你就一闻,能把你大馋虫子给钩出来!

乙:你饿啦?

甲:没有哇。

乙:我没问你人家那菜是怎么做的,问你怎么飞的丸子?

甲:你听着,毛病就在这儿呢,那天搅馅儿这伙计有点事儿,怎么?他买的体育彩票那天开奖。“到底中没中500万呢?”他这心思可就不在手里活儿上了,一会儿出去看看,一会儿出去问问。这丸子馅儿搅的可就欠工夫儿了。大师傅做的也马虎,挤出丸子扔锅里多煮了俩开儿,伙计上菜可傻眼了,这锅里丸子整的不多,全是肉沫儿,伙计怕他着急赶紧解释,“那什么,今儿这丸子煮飞——了”唉——丸子是煮——飞的!

乙:(对甲)我都替你较劲!瞅这身汗出的。

甲:(对丙)咱这马褂儿?

丙:(对甲)呵呵,说的好!你就穿着吧,兹你不提我绝不着急要。

(对乙)呵呵,我没瞎说吧?我没云山雾罩吧?

乙:就这还没云山雾罩呢!

(对甲)你也是,冲你这聪明劲儿,自己买件儿马褂儿好不好!

甲:(对丙)咱走吧。

丙:等会儿,我聊的正高兴。(对乙)吃完饭,就回来啦,天热呀,夜里睡不着,就听外边嘟嘟嘟儿!

乙:有蛐蛐儿叫?

丙:哎!你知道我爱玩儿蛐蛐儿呀,我赶紧起来,拿着扦子,罩子,到院里这么一听啊,嘟嘟嘟儿。

乙:在院里哪?

丙:没有,在门口儿哪!

乙:啊!

丙:开开门到门口儿这么一听,这蛐蛐儿嘟嘟嘟儿跑啦!

乙:跑哪儿去了?

丙:跑车站去了。追到车站,再一听,这蛐蛐儿嘟儿嘟儿到杨村了!我们两口子又追,追到杨村,一听,这蛐蛐嘟儿嘟儿到天津了!追到天津,一听,这蛐蛐嘟儿嘟儿到唐山了!追到唐山小山儿那儿,就听嘟儿嘟儿在那儿叫哪。我们两口子借来镐头就刨啊,刨呀!刨呀!一直刨到伊拉克,才把蛐蛐儿挖出来。

乙:伊拉克?

甲:伊拉克那儿正打仗呐!这下子也打不起来了,全看我这蛐蛐儿了,这蛐蛐儿往外一翻,我一瞧啊,嗬!这个儿太大了!这脑袋,比这屋子小不了多少!连须带尾够十四列火车那么长!(甲解马褂儿纽扣,一边解一边听)这两根须,就跟两根电线杆子似的!俩眼睛,就跟两个探照灯似的!

乙:结果怎样哪?

丙:结果?我雇了一队美国兵帮我把蛐蛐儿送回北京,(甲脱马褂儿搭在丙的肩膀上,丙不知道还说)明儿您到我们家瞧瞧去,叫唤的可好听了:嘟儿嘟儿。

乙:行啦!行啦!你说的这都不像人话了!哪儿有这事啊?

丙:不信问他呀?他知道。

乙:好,好,(向甲)还得问你。

甲:他是不是从伊拉克逮个蛐蛐儿,脑袋比这屋子小不了多少,还须带尾够十四列火车那么长,两根须跟俩电线杆子似的,俩眼睛跟探照灯似的。

乙 是啊。有这么回事呀?

甲 没有的事,胡说八道!

丙 (问甲)嗳!我说的。

甲 你说的也不知道!

丙 怎么哪?

甲 马褂儿给你啦!

群口相声剧本二

群主:

观众朋友们,女士们,先生们,你们好!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群英村的村长。我们村现在村路也修了,河道也砌了,路灯也装了,自来水也到家了,厂也办了,总之一句话,我们奔小康了。如今生活幸福了,柴米油盐不愁了,唠唠叨叨话也就多了。哼,唾沫星子淹死你!(对着观众)

“对不起,各位,我都忘记我今天来的初衷了。是这样,物质生活富足了,精神生活也得跟上。我们村办了一个QQ群,我身兼群主。年底了,我们群里大家民主推荐了四个文艺范儿,来一场群英会,诗词对联大PK,明年不是羊年吗,胜出者颁发“羊羊得意”奖杯一个,请在场的观众做大众评委,一起评评,好不好?”

观众:好!好!好!

群主:“有请前后左右!”

前后左右四人从四个方位上台,头上都扎着两根羊角辫,胸前分别贴着“前”“后”“左”“右”四个字牌,四人将群主围在中间。

群主:“首先来个才艺秀,每人唱一句歌,怎么样。”

前后左右:(齐声)咩咩咩咩!

群主:“好,开始吧.”

快板:

前:“中国好声音”

后:“歌从黄河来”

左:“我是歌手我骄傲!”

右:“星光大道我去溜溜!”

群主:“停!叫你们唱歌,怎么还溜到星光大道去了?你们这是在唱歌吗?”

前后左右:(齐声)咩咩咩咩!

群主:“好好好!反正也无法跟你们沟通,你们也都不说人话,说羊语,就算是了。看才艺还得看诗词歌赋,(对着观众)大家说是不是?”

观众:是!

群主:(斜眼睨视着前后左右)你们行吗?

前后左右:(齐声)咩咩咩咩!(兴奋状)

前:“群主,别光想考咱们,你是群主,你得先来一首。”

群主:(对着台下,小声地)“嘘,小样,我就知道他们会考我,我早做了准备了,大家帮忙,别揭我老底,这个可不是我写的。”

群主:“准备好了吗?”

前后左右:(齐声)“咩咩咩咩!”

群主:我即兴来一首。

快板:

“烟锁池塘柳,柳开枝叶笑。笑看春花开,开心见分晓。”

前:“不对!”

后:“就是!”

左:“啊吔!”

右:“嗯哼!”

前后左右从四面凑向群主:“群主,这是你写的吗?”

群主:“不是我写的还是你们写的吗?”

前后左右:一齐摇头。

群主:“那就对了。”

前后左右:一齐点头。

群主:(对着下面,小声地)“我坑他们他们也不知道。早些年时兴忽悠,现在流行挖坑,你一不小心就掉别人坑里了。我今天就挖几个坑让他们跳跳,(伸出小手指)就这素质还来比赛!”

群主:“样板诗我写在这里了,下面就该考你们了。先考你们的仿写能力,第一句诗不变,仿写后面三句,咋样?”

前后左右:(齐声)“OK!”

群主:(笑,伸出大拇指)会说人话了,还是“洋”语!

群主:“那,开始了。一二三四起!”

快板:

前:“烟锁池塘柳”

后:“柳下我垂钓”

左:“钓得美人归”

右:“归家自逍遥”

群主:(笑)“打住,不行,还钓美人了,逍遥了,有点黄,现在可是在扫黄,再来。一二三四起!”

快板:

前:“烟锁池塘柳”

后:“柳笑我多情”

左:“情洒羊年春”

右:“春心见分晓”

群主:“好!我也春兴大发了,我也来凑合凑合。准备,一二三四起!”

快板:

前:“烟锁池塘柳”

后:“柳下约佳人”

左:“清风拂我面”

右:“丝雨润我心”

群主:“有人又有景”

前后左右:(齐声)“怎能不动情?”

群主:“跟原诗都不一样了,每句诗第一个字也没接上,都变成信天游了啊,不得了了,还都动情了!”

前:(跳出一步,单手举起)“报告群主,我抗议!”

群主:“好好的你咋了?”

前:“不行,这样不公平!”

群主:“咋不公平了?”

前:“每次都是我说第一句,第一句都没改过。”

群主:“这样不好吗?,省得你动脑细胞。”

前:“群主,你瞧不起人!今天不是才艺PK吗,你都没给我机会,说白了,你这是挖了个坑让我掉了进去—不让我展示才艺,我要展示才艺!”

群主:(对台下)“大家觉得公平吗?我坑他了吗?”

观众:(齐声)“不公平!坑了!”

群主:“那好,这次换一下形式,不改动原诗,只把原诗中的字调动位置,要求后一句诗的第一个字要是前一句诗的最后一个字,来个串烧,好吗?”

前回位。

前后左右:(齐声)“咩咩咩咩”

群主:“好!准备,一二三四起!”

快板:

群主:“烟锁池塘柳”

前: “烟锁池塘柳”

群主:“柳开枝叶笑”

后: “柳笑枝叶开”

群主:“笑看春花开”

左: “开花笑看春”

群主:“开心见分晓”

右: “春心见分晓”

群主:(对着台下)“大家觉得怎么样?这样意境是不是更好了?”

观众:“好!好!好!”

群主:“不对!右把原诗句改了一个字,把“开”字改成了“春”字了。应该是开心见分晓,你说成了春心见分晓。”

右:“群主,前面那句最后一个字是"春字,按规则,我只能这么接啊。"

群主:“这可不是我挖的坑,怨不得我哦!认罚!”

右:“咩!”(乞怜状)

前:(跳出一步,单手举起。):“报告群主,我要抗议!”

群主:“你又要抗议啥?”

前:“我发现我又掉坑里了!”

群主:“谁又坑你了?”

前:(指着群主)“你!”

群主:“我怎么坑你了?”

前:“俗话说,世界上没有相同的两片树叶,人也不可能重蹈覆辙,可是,我发现我两次走到同一条道上去了。”

群主:(笑)“你这是俗话吗?再说,你怎么就两次走到一条道上去了?”

前:“先前仿写诗句,我说的是第一句,第一句不改;现在改写诗句,我说的还是第一句,第一句还是不改,我这是青山不改了。”

群主:(笑)“还绿水长流了呢。”

前:“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群主:“是吗?”

前:“我是来比赛的,我要展示才艺!”

群主:“好好好!看样子不让你展示才艺还不行了。那下面改对对联,咋样?”

前:“咩!”(回位)

群主:“准备了!”

群主站中间,前后左右站在四个方位。

快板。

群主:“上联:青青河边草。”

前:“牛儿在吃草。”

群主:“青青河边草。”

后:“马儿在赛跑”

群主:“青青河边草。”

左:“虎虎我生威.”

群主:“青青河边草。”

右:“羊羊我得意。”

群主:“停,你们这是在对对联吗?大家说,是不是?”

观众:“是!”

群主:“好,我们都是群众文艺范儿,不带那么严格的,要不要再来一个?”

观众:“再来一个!”

群主:“好,我今天就给你们充分发挥的机会。”

群主:(将四个人胸前的字牌一一瞄了一眼,灵机一动。)“前后左右我在中间。”

前:“群主,你说啥?”

后:“群主,你说你在中间干吗?”

左:“群主,我们现在可是在对对联。”

右:“就是,群主,对对联,你要是不作为,我代表人民免了你!”

群主:“我不作为了吗?我这不正在作为吗?”

前后左右:(齐声)“啊?”

群主:“前后左右我在中间,这个就是我出的上联。”

前后左右:(齐声)“哦!”

群主:“准备好了,我说上联,你们抢答下联。准备,一二三四起!”

快板:

生活版.

群主:“前后左右我在中间”

前: “柴米油盐她在准备”

群主:“前后左右我在中间”

后: “东南西北他在抓贼”

群主:“前后左右我在中间”

左: “一二三四正步前走”

群主:“前后左右我在中间”

右: “哆唻咪发都来唱歌”

历史版:

群主:“前后左右我在中间”

前: “春夏秋冬四季轮回”

群主:“前后左右我在中间”

后: “秦皇汉武谁主沉浮”

群主:“前后左右我在中间”

左: “王张江姚都是罪魁”

群主:“前后左右我在中间”

右: “美日英俄我走前面”

爱情版:

群主:“前后左右我在中间”

前: “梅兰竹菊我来抱抱”

群主:“前后左右我在中间”

后: “你我他她情意绵绵”

群主:“前后左右我在中间”

左: "小三小四打入冷宫”

群主:“前后左右我在中间”

右: “赌黄毒娼永远遁形”

群主:(手指一一指着前后左右)

快板:

前后左右,不分高低;

每人颁发,一个奖杯;

羊羊羊羊,羊羊得意。

前后左右:(洋洋得意状)

众人退下。

大家都在看

猜你喜欢

《还珠格格》第一部_《还珠格格》搞笑剧本
还珠格格搞笑剧本(一)人物:天子,太监(或丫鬟)两名,紫薇,尔康,小燕子,五阿哥,女嘉宾三名,男嘉宾三名场景一开场曲:啊~~啊~~啊~~ (《当》)太监A:皇上驾到~~~(皇上上场)皇上:哈哈~新的一年快要来了,朕来漱房斋凑凑热闹,咦...
2020-03-23 18:07阅读0
码云|May Dream Wont Come Ture话剧剧本
Scene1(学校食堂里,下课铃刚响)Narrator:又一个上午过去了,食堂里迎来了新一轮的抢饭风暴。“襄樊学院广播台提醒各位抢饭同学注意形象,注意排队秩序”。(人潮涌进,餐桌上迅速被书和包占领,卖饭窗口前排成N条长龙,A与B小跑上场)...
2020-03-24 04:21阅读0
吊蓝花怎么养|蓝花校园剧本
一本摆在书架上的书如果从未被阅读,该是多么孤独的事啊。手机的铃声响着。一直响。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扎马尾,漆黑的眼睛里射出灼灼的,艺术与生命的活力。姝儿知道一定又是秦老师在催促画画的事了。图书馆里有三三两两的同学走出来...
2020-03-24 10:28阅读0
[有关食品安全题材的小品剧本]有关食品安全题材的小品剧本《麻辣烤串》
人物:小贩甲、乙;工商执法人员;顾客地点:逸阳小学门口道具:5角钱,白纸一张,小油瓶,工作证韩:(推车上来,边推边说)要想富,占马路;推着小车,卖红薯。邢:(鬼鬼祟祟上来)要想发,把学生拉,放学以后截住他。韩:(惊恐状)干...
2020-03-24 10:49阅读0
[有关食品安全题材的小品剧本]有关食品安全题材的小品剧本《麻辣烤串》
人物:小贩甲、乙;工商执法人员;顾客地点:逸阳小学门口道具:5角钱,白纸一张,小油瓶,工作证韩:(推车上来,边推边说)要想富,占马路;推着小车,卖红薯。邢:(鬼鬼祟祟上来)要想发,把学生拉,放学以后截住他。韩:(惊恐状)干...
2020-03-24 10:56阅读0
生命价值的名言_生命价值校园小相声的短剧剧本
A: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正宗的农村人 我们农村空气好 纯绿色食品多 欢迎大家到农村做客 谢谢!B:亲爱的爷爷叔叔哥哥弟弟大家好吗?A:你咋这么偏见呢 怎么不问女士们好呢?B:你不懂 这叫发展 分层次说话 过去是女士优先 现在是男士优...
2020-03-24 11:42阅读0
当迷茫在大学泛滥成灾读后感|当迷茫泛滥成灾心理剧本
(旁白)这是一个多元交织的时代,也是一个杂乱无章的时代,远看上去似乎万物蓬勃未来无限好,走近了却让人觉得似是而非,让人迷茫忧伤。两脚悬在半空,令人无所适从。(背景音乐《kiss the rain》)第一幕(地点:男生宿舍。时间:晚十点。人...
2020-03-24 12:56阅读0
[感恩老师的小品剧本]对抗老师小品剧本
人物:老师支,严学生禺,白地点:教室内容:老师支:最近你们的论文做得怎么样了?外面其他班在论文答辩, 你们可以去看看。(下)学生白:走,咱们去看看。学生禺:你先去吧,现在毕竟是自习时间。白:那么多人都去了。禺:我写完作业的。...
2020-03-24 13:00阅读0
人千万别生病_千万别忘锁门搞笑校园话剧剧本
人物贼---左右肩各一黑包,右包系在上,戴墨镜,帽子,穿着时尚(林晓东饰演)女生甲、乙、丙---三个大一女生,穿着都可朴素点(我们改成男生来演,其中甲—黄雄辉,乙—苏霖,丙—饶冰磊)看门老大爷---体格健壮,可戴一老年帽,穿着深灰色(...
2020-03-24 13:21阅读0
【群口相声剧本5人搞笑】《填表》群口相声剧本正文
甲:唉,我烦透了! (右手蒙脸)丙:怎么啦?甲:学校发了一个表。丙:那好啊,有了表,不迟到,不早退,六点起,十点睡……甲:什么乱七八糟的啊。不是钟表,是小学生毕业登记表。丙:噢,小学生毕业登记表啊。那你烦什么呀?甲:难填呐...
2020-03-24 13:35阅读0